驴吊整根插了进去 ,贱人看我不捅你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呂小蒙口干舌燥,感觉都呼吸不上来了,热血翻涌让他再也不能自持,竟然是回身一把抱住了她。 女孩有点害羞的在他怀里蠕动,呢喃着说:“你来吧,我的命是你救的,这身体我就给你吧,就当我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呂小蒙口干舌燥,感觉都呼吸不上来了,热血翻涌让他再也不能自持,竟然是回身一把抱住了她。

女孩有点害羞的在他怀里蠕动,呢喃着说:“你来吧,我的命是你救的,这身体我就给你吧,就当我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呂小蒙艰难的说一声:“你不是已经报答过我一回了?”

女孩幽幽的说:“刚才要不是你,我早就直接奔赴黄泉了,给你个身体,没啥的。”

却又补充说:“我还是第一次,你那个东西那么……大,我有点怕,你别弄的太凶了。”

呂小蒙一下子惊醒了!

难道山里的女孩都这么豪放?

也许是这深山老林,自古以来没有那么多规矩,男女之间没那么多禁忌,于是就把这种事情当喝凉水一样随便?

他有点不敢相信,因为在城里,也还没见过这么直接的女孩!

但是他连她的来路都不知道呢,弄错了怎么办?

一下子脑子里想了很多。

或者是白雪梅又来想办法试探他?

这个不太可能呀!

因为她出门时候,白雪梅还躺在床上,像一头小死猪一样睡着呢!

不会是谁挖了陷阱让他挑吧?

也不对,他就刚来这是第一天,还来不及有什么仇人死敌呢!

那就是这女孩是外来的,就她那身打扮也不像是本地山乡的人啊?但是她怎么独自一个人来在这里游泳?

要是外面来的妹子,就什么都好解释了。

就像白雪梅在车上那样,对他腻腻歪歪的,反正是过眼云烟,之后一拍两散的,这女孩莫非也是那种想法?而且看他的那个东西粗壮的很,就想和他来一回尝尝滋味?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现在社会上的女孩子,哪个会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及时行乐已经成为现代社会少男少女的信念,社会给不了的快乐,自己的身体能给,何必当苦行僧?

但是且慢,如果她是这附近一个有权有势的家伙女儿呢?比如乡长镇长或者县长的女儿,偶然来此游山玩水消遣,被他不明不白弄了,那还了得!

何况自己来这杏湾村还是第一天,不管什么情况,要是被人发现那真是不好玩了,他还有脸待下去吗?

想到此呂小蒙惊出一身冷汗!

幸亏自己把持的好!

于是赶紧一把推开怀里的女孩,说一声:“你赶紧穿上衣服,免得我兽性发作!”

女孩笑盈盈的说:“我就想让你兽性大发,你来啊!”

这就把呂小蒙更是吓的跳到岸上面,重复说一声:“赶紧穿上衣服!”

女孩见他跳到岸上去,把自己独自丢在水里,冷哼一鼻子小声嘀咕:“姑奶奶吃定你了!”

这话偏巧也让呂小蒙魂飞魄散,心想她怎么就缠上自己了呢?

不管怎么说,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正要不辞而别转身就走,呂小蒙忽然觉得腰间一紧,被一双小手扣住了,他不敢转身,有点不安的说:“小姑奶奶,你缠着我,到底要干什么呀?”

女孩咯的一笑说:“你就那么怕我吗?”

呂小蒙没好气的说:“你有什么好怕的!”

女孩又笑,然后说:“是呀,我又不是老虎!”

呂小蒙忽然想起一首歌,有一句就是这么唱的: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草,山上的女人更是老虎!

女孩抱着他的腰不丢手,对着他的耳朵说:“陪我坐一会儿聊聊,好吗?”

呂小蒙喉咙发紧,只得说:“那你先松手呀!”

女孩松开手,但却顺手拉了他一把,让呂小蒙一屁股坐在石头上,硌的屁股一阵疼。

女孩嘻嘻一笑坐在他身边,伸出手来说:“相聚就是缘分,咱们认识一下吧,我叫刘雨婷。”

呂小蒙随口说:“好名字!”

女孩哼一声说:“有什么好的呀!听我妈说,生我的时候天一直下雨,把庄稼都泡怀里,于是就给我起个名字叫雨停,后来我上学后,老实把我名字改了一个字,就叫刘雨婷了。”

然后介绍自己说,她是在城里读师范的,这是回来过暑假。

靠,还是个女大学生!

“你呢?”

刘雨婷问,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的脸。

呂小蒙只好简单介绍自己,说自己叫呂小蒙,也是大学生,毕业后弄了一个支教名额到这里来当老师。

刘雨婷一下子兴奋起来:“你是城里来的大学生?来支教的?不是附近村子来玩耍的?我说呢,看你就不像山里人。”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呂小蒙一笑说:“你怎么看我不是山里人?”

刘雨婷坐的离呂小蒙更近一点,差不多头贴在他身上了,身上那种少女的幽香熏得他昏昏欲醉,想离开她一点却又不能,刘雨婷就像一块磁石,牢牢的吸住他,让他动弹不得。

刘雨婷吹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说:“山里人粗手大脚皮糟肉厚,很少见像你这样的小白脸的。”

然后又是直勾勾看他的脸,把呂小蒙看的有点坐不住了,刘雨婷却直率的说:“我喜欢小白脸,不喜欢粗糙的男人!”

说着竟然是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雪白的大腿上。

放的位置,竟然是离她那个地方很近,而刘雨婷也呼吸急促胸脯大幅度的起伏,又看了他一眼后,竟然是一头扎进他怀里,呢喃着说:“真的好喜欢你,你……摸我。你刚才,摸的我挺好受的,我还想让你摸。”

原来她是初尝这种滋味呀!

刘雨婷一边说着,竟然是把呂小蒙的手拉过来,直接塞进自己的泳衣里。

呂小蒙的脑子轰然一响,手已经摁在一团柔软而弹性十足的东西上。

头皮一阵酥麻后,呂小蒙想赶紧把手抽出来,但却是不能。

因为他的手,被刘雨婷使劲的摁在自己的胸脯上,而他自己,虽然很想把手抽出来,但是手却不听使唤。

也就只是揉捏了几下,女孩就支持不住了,干脆一头倒进他的怀里,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这女孩怎么这么浪?

而女孩却已经轻轻的嘤咛起来,手抱着他一紧一紧的,身体也更是和他紧贴在一起,而且把他的手拉着往下走,直接放在自己的那个地方,娇喘吁吁的说:“真的没想到,这么……好!”

现在呂小蒙是知道这女孩的来路了,心里的惊怕也少了一些,于是就想不顾一切的,先和她幸福一番再说。

手摸在她的那个地方后,当即感觉女孩的反应强烈起来,把个刘雨婷弄的在他怀里,像条鱼一样的扭动翻腾,再看她的脸,只见她紧咬着自己的嘴唇,死死的闭上眼睛。

她在等暴风雨的来临,她好像真的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有点怕,身体微微的颤抖。

呂小蒙把她轻轻的在地上放好,然后去掉她刚穿在身上的泳衣,然后俯下身体,在她的高山平原峡谷轻轻的吻,再把她的两条雪白大腿搬起来,就要……

但这时候,忽然一只松鼠嗖的一声跳出来,而且是直接对着他撞过来,把他吓了一大跳!

接着就听到了人声,然后就看见了人影,是两个女人走到谭边,估计也是要下水洗澡。

呂小蒙当即停止动作,看着刘雨婷惊讶的眼睛说:“有人来了!”

刘雨婷也是一惊,赶紧一把将他推起来,然后一把拉着他走到灌木丛稠密一点的地方掩蔽起来,巴着眼睛往水潭那边看。

其实他们藏身的地方,离水潭边并不远,不但能清晰的看到两个女人的身体,而且还能听见她们说话。

呂小蒙被刘雨婷摁着,一动也不敢动,但是他却心痒痒的不行。

既然那两个女人屎来洗澡纳凉的,那当然是要脱衣服的,他挺想看看她们光溜溜的样子。

所以趴在地上,他的一双眼睛却目不转睛的贯注在谭边两个女人身上。

却是刘雨婷说:“闭眼,她们要脱衣服了!”

呂小蒙嘟囔一声:“脱就脱呗,还要我闭上眼睛干什么?”

刘雨婷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耳朵说:“我不许你看!”

呂小蒙赶紧说:“好,我不看。”

说着就闭上眼睛,但却把眼睛留一道缝儿,更是一目了然。

而这时候,刘雨婷已经把自己的衣服找到穿在身上,呂小蒙回头看她一眼,当即心又醉陶陶了!

刘雨婷穿上的是一件鹅黄色的短裙,上面却是一件雪白深vT恤,一道深幽的沟壑连缀这胸前的两团东西。

这样的光景甚至比不穿衣服的诱惑还大!

看见呂小蒙的目光直往自己脖子下面的沟壑里钻,刘雨婷冷哼一声说:“刚才叫你摸叫你看,你都心不在焉的,现在却又像贼一样的!”

呂小蒙嘿嘿一笑,眼睛却盯住了她的那里。

那个地方,他刚才差一点就把自己的大船驶进去了!

想起刚才摸她的时候,这时候还手留余香呢!

忍不住又把手放在鼻子下面使劲吸一口气,却被刘雨婷发现了,问他:“闻什么呢?不嫌臭!”

呂小蒙实话实说:“不臭,香的很。”

刘雨婷脸儿一红:“那你闻,我让你闻个够!”

说着竟然是把裙子掀起来,抓住他的脑袋就装了进去。

呂小蒙猝不及防,等到他睁开眼睛竟然是一片鹅黄,但目力所及还是看的很清楚的,只见刘雨婷雪白的两腿之间,就盖着一片巴掌大的小布,她那个神秘之处竟然还没有完全盖住,露出些许端倪来,呂小蒙脑子一昏,竟然是把她的那片小布往下轻轻一拉。

明显感觉刘雨婷的身体抖了一下。

他却已经把自己的嘴脸凑了上去。

等到实在憋的透不过气儿时候,呂小蒙在恋恋不舍的钻出来,看刘雨婷一眼,只见她使劲捂着自己的嘴,生怕叫唤出声。

忽然刘雨婷说一声:“快看!”

她倒是忘记不让呂小蒙看的警告了,忙的呂小蒙赶紧问一声:“怎么了?”

呂小蒙顺着她的眼睛看向谭边的卵石滩,只见两个女人已经把自己脱的一干二净。

但是两个人却并不马上下水,而是在水边互相撩水嬉戏,两个一丝不挂的身体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美轮美奂并且黑白分明。

黑的稍微瘦一点,白的微微丰盈但身上也没什么赘肉。

而且那白的,似乎有点眼熟,谁呢?

 

呂小蒙赶紧捋着自己的脑子,他赖着我杏湾村也就一天时间,见过的人也没几个。

忽然脑子里一闪想起来了,那个白的稍微胖一点的女人,就是他曾经给她按摩过的,白雪梅的远方弟媳妇刘月红!

但是呂小蒙多了个心眼,装作谁也不认识似的随口问刘雨婷:“这两个女人,你认识不认识?”

刘雨婷也是随口一答:“怎么不认识?都一个村的,村子也没多大。”

然后告诉呂小蒙,皮肤稍微黑身材苗条的那个,是她的小婶子,叫苗杏花,那个胖一点皮肤白的,是王水柱的媳妇,叫个刘月红。

并且又对呂小蒙说:“两个人也算是杏湾村的两支花,凑近了看,好看着呢!”

这个呂小蒙当然知道了,他不但看过刘月红,而且浑身上下摸了她一遍,至于那个稍微黑皮肤的苗杏花,得找个机会尝尝味道。

呂小蒙忽然问一声:“咱们村子,谁最好看?”

刘雨婷脱口而出:“当然是白雪梅了!”

呂小蒙心里一动,心想老天爷对自己还真是不错,不到地方就结识了杏湾村的第一大美人,而且还直接住到她家了!

想到白雪梅雪白如霜的身体,呂小蒙又是身上一阵燥热的,当即对刘雨婷说:“我得走了,有事情要忙。”

刘雨婷一把拉住他说:“你不看把戏了?”

“看什么把戏?”

刘雨婷说:“你看!”

呂小蒙往前一看,当即把嘴巴张开,许久合不住。

而且感觉热血再次在身体里猛烈冲撞起来!

水潭边。两个女人已经把衣服脱光,一黑一白相映成趣。

但是她们并不急于跳进水里凉快,而是在水边抱在一起磨蹭,互相摸着对方的身体,咿咿呀呀的哼咛。

然后两个人就找一个平整地方躺下来,先是刘月红在上苗杏花在下,然后又翻转过来,两个身体扭曲成一团,远看就像两个女人在打架,而且打的十分激烈!

而且还……互相啃胸脯,啃的两个人都肆无忌惮的大声叫唤!

刘雨婷对着他的耳朵说:“可怜不可怜?”

呂小蒙不大明白她的意思,看了她一眼。

刘雨婷说,村里的轻装男人都出外打工去了,有的一年都不回来一次,让自己的媳妇独守空房,而男人女人都是有生理需求的,得不到满足就只有自己想办法,把各种东西往自己那里塞,当然也有女人们自己在一起,互相取乐的。

“各种东西?”

刘雨婷说:“是啊,是啊!有的还塞灯泡,不小心碎掉的呢!只好送到医院去,羞的再也没脸见人,唉!”

呂小蒙也是唏嘘一声,无限感慨,目光却又瞪住水边那两个女人出神,心想等站稳脚跟后,老子一定救助你们一回。

两个女人玩够了,才拉着手走到水里去,但依然是形影不离,哼哼唧唧声不绝于耳。

呂小蒙感觉自己下面膨胀的不行,急于想找个地方发泄一回,不然他会憋爆的!

刘雨婷看着他的那个地方,嘿嘿冷笑。

这回呂小蒙忍不住了,一把将刘雨婷拖翻压住了她。

刘雨婷眼睛里许多小星星在闪耀,而且那种期待的眼神,让呂小蒙有点忘乎一切!

但是就在他再次掀起刘雨婷的裙子,就要奔放一回的时候,忽然又脑子一震停了下来,对刘雨婷说:“咱们走吧!”

刘雨婷睁大眼睛说:“你怎么了?”

呂小蒙又一次冷静下来,对她说:“你还正上学中。”

刘雨婷脑袋一歪:“那怎么了?学校里多的是这样的事情,谁管!”

呂小蒙说:“如果怀孕了呢?你挺着个大肚子去上学?要知道山村里出来一个大学生,很不容易的,我不能毁了你。”

刘雨婷低垂脑袋想了一下,觉得吕小蒙说的也对。

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回事,一点防御措施也没有,万一被呂小蒙一枪打中,那可就惨了!

可是她确实想一尝禁果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今天把黄鳝放下面好爽|真人女性性器全图

老李最近天天睡不着觉,和疯了一样,做梦都想要把邻居的小美给睡了。“小美,能不能让宝宝吃下你的奶?”儿子儿媳去了城里打工,几个月大的孙子哭闹不止,老李硬着头皮敲响了隔壁邻居赵小美

2020-02-25

乖腿张开疼你好湿|停电我被同桌干坏事

浴室内水雾弥漫,把玻璃门都打湿了。女人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一双眼魅惑得像狐狸精似的,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我。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就被她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我还没来得及说话,

2020-02-25

粉色床上双马尾|承受他强烈的撞击

王小帅第一次见到妙妙的时候是在广东东莞的一间会所小包间里,妙妙看着不过三十出头,身上虽然穿着比较宽松的T恤,但可能是因为大量出汗的缘故,那白色的T恤成半透明的颜色,尽管灯光有些

2020-02-25

不好一夜不拔出来是什么感觉|男朋友整夜在里面不出来

妻子和程亮进了一家餐厅,田丽看他们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说想去旁边的店里试试衣服。我看这边妻子和程亮暂时还不会走远,就答应了田丽,陪她进了店面。“老公,你觉得这件怎么样?”田丽习惯

2020-02-25

撞开了宫口高H|做到你合不拢腿为止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再用力些吧。”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远房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正想着,

2020-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