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浪货我还要|男主把女主做尿的宠文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那我以后能经常帮嫂子按摩吗?”我得寸进尺道:“我最喜欢帮嫂子按摩了。” 嫂子听了我的话,脸上有些不自在,嘴里却道:“可以啊,不过不能告诉任何人。” “好。”我笑了。 这时嫂子站了起来,又道:“对


“那我以后能经常帮嫂子按摩吗?”我得寸进尺道:“我最喜欢帮嫂子按摩了。”

嫂子听了我的话,脸上有些不自在,嘴里却道:“可以啊,不过不能告诉任何人。”

“好。”我笑了。

这时嫂子站了起来,又道:“对了小斌,妈下地去了,我发现她忘了带水了,我想给她送去,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嗯,我知道在哪。”我站起来,带着嫂子出了门往后山的苞谷地走去。

路上,几个村民见到我们,打了招呼。他们眼里是两种目光,一种是贪婪,那是看我嫂子的。一种的不屑,那是看我的。

嫂子人生的好看,打扮时髦,身材更是没得说,任何一个男人的看到了,总会忍不住的往那方面去想。

当然,只能是想想而已。

村子靠后山的地方种的都是玉米,看起来非常壮观。

 

我和嫂子又往前走了一里地,快到山脚下,我就听见旁边一阵玉米地有动静。

是一种极其压抑,并且似哭非哭的声音……

“小斌,你听见声音没有?”嫂子停了下来,有些紧张的抓着我的手。

嫂子手上冰凉感觉传来,让我心头一荡,转头不解的道:“什么声音?我没听到啊。”

我四处看了看,发现这块地是村东头张二叔家的,他们两口子去城里干活了,这个时候在他地里的绝对不是他们。

“大白天的不会闹鬼吧?”嫂子把身子往我靠了靠,显得很是恐慌。

苞谷地很深,人走在小路上根本不容易发现,而且在农村,鬼怪的传说从来不少,我之前还听村里的老人说起过亲身经历的撞鬼事件。

这时我心里也有些发怵,但我是个傻子,傻子是不懂的害怕的,为了不露馅,我只好傻笑一下,抓着嫂子的手往发出声音的地方悄悄摸了过去。

越靠近,那声音越来越清晰,当我们能清晰的听到两道粗重的呼吸声时,嫂子停了下来。

我们两现在浓密的苞谷叶后面,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之前听到的声音根本不是什么鬼怪的声音,而是一男一女把周围的玉米都给弄倒,铺成了一个床,现在正躺在上面呢!

男的这会正在女的身上奋力冲刺,女的两条大白腿被他抬的高高的,嘴里是极度压抑的呻吟。

嫂子按住我的头,示意我蹲下。

“你快点,快点啊,人家要来了!”

女人的声音带着哭腔,双手在男人的肩膀上到处乱摸。

我认出了正在野战的两人是谁了,女的是二壮的老婆,叫文君,听说是城里人,二壮打工的时候认识个的,两年前嫁到我们村。

村里都文君的风评不太好,有人说她以前在城里人当小姐的,她胸大屁股大,非常招我们村的男人喜欢。

而且,结了婚后,二壮一直都在外面打工,传闻文君跟村里很多男人在乱搞。

以前我以为都是传闻,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碰到了。

就在我可怜二壮娶了个婊子头上绿油油的时候,张龙低沉的声音传来:“臭婊子,我干死你,就知道你骚,看我不把你东西操烂才怪。”

男的是张龙,算是我堂兄,三十多岁的老光棍,长得人高马大的,平时不出门打工,就在家里种他那一亩三分地过日子。

“操死我吧,用力!”文君丝毫没有被张龙的话吓到,而是两条腿夹住张龙的腰,嘴里放浪的呻吟道。

“真是一个欠弄的货!”张龙低笑一声,然后稍微的抽出来,然后猛的一插到底。

“啊!”文君惊呼了一声,随后紧紧的捂住嘴巴,娇嗔的对张龙道:“你轻点啊,都要被你捅烂了。

“嘿嘿,文君,实话告诉你吧,从我第一天见你开始,我就像弄你了。”张龙嘿嘿笑道,说完对着文君白嫩的大胸脯又是一顿猛亲。

“现在不是给你弄了吗?二壮那死鬼一年也回不来几次,人家想要的不得了了。”文君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

“嘿嘿,只要你愿意,以后包你舒服。”

虽然我心里骂这对狗男女,但我还是非常喜欢他们的激战的,昨晚嫂子借口给我治病让我第一次享受到了女人的好处。

眼前这一幕让我真正见识到女人该怎么弄了,原来就是让我那十八公分玩意捅进女人的身体里。

我偷偷看了一眼嫂子的小腹,寻思着我捅进去的时候,会不会直接捅到嫂子的肚子里?

嫂子没发现我偷看她,而是看着眼前的激战出神,脸上竟然有一丝羡慕之色。

“嫂子,他们在干什么呀?”我故意轻声问道。

“他、他们在玩游戏。”嫂子反应过来,脸红通通的道。

与此同时,我看见张龙把文君翻了个身,让文君像狗一般趴在他面前,然后他扶着那根黝黑发亮的家伙对着文君三角地就捅了进去。

紧接着,一阵清脆的“啪啪”声传来,夹带着文君喉咙里打出来的嘶吼声以及张龙粗重的喘气声。

起初,文君还用手捂着嘴生怕谁听到,但随着张龙猛烈的进攻,她神智已经开始迷乱了,捂着嘴巴的手已经松开,开始还嗯啊嗯啊的叫,后来她就开始求张龙用力了。

文君胸前的两团白肉随着张龙的冲刺摇晃个不停我,我看的起劲,裤裆里的大家伙已经硬的发痛,但是嫂子在身边又不敢轻举妄动。

忽的,我听到嫂子的呼吸声变的粗重了许多,我偷偷望去,发现她的手已经伸到她两腿间了,双目微闭,眉头紧皱着,似乎在忍受着什么难受的事一样。

显然嫂子看到别人做,就想要了,不由自主的自己弄了起来。

我眼睛瞅着张龙和文君,再看着嫂子在我身边这样搞,下面的反应越发的大。

不过了几分钟,张龙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声,双手抱着文君的腰一阵剧烈的进攻,在文君颤抖的哼叫声音,他身体抖了抖,然后抱着文君的大屁股不在动了。

“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文君屁股被张龙抱着,整个人伏在苞谷叶上,大口大口喘息着。

“见识到我的厉害了吧?二壮那小子哪能跟我比。”张龙笑道。

我看见嫂子的脸完全红透了,小嘴微微张着,眼神很迷离,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随着张龙的嘶吼声,嫂子的身子也跟着剧烈的颤抖两下,那只手的动作也终于停了下来。

嫂子脸色潮红,嘴里微微喘息着,过了一会才掏出纸巾把手擦干净对我悄声道:“小斌咱们快走,不然被他们发现就麻烦了。”说完拉着我的手退出了苞谷地。

我能闻到从嫂子手上传来的浓烈的气味,让我下面越发胀的发痛,极度渴望想要张张龙那样,捅进嫂子的身体里。

“嫂子,他们玩的是什么游戏呀?我怎么看文君好像快哭了。”我装傻问道。

嫂子明显的一滞,想了想道:“小斌啊,这种事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你要是想知道,以后嫂子教你,不过你不准告诉任何人。”

我听了心里乐开了花,忙不迭的点头:“嗯嗯,只要是嫂子教的,我谁都不告诉。”

“对了,不要把刚才看到的说给别人听。”她又叮嘱道。

“知道了。”

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嫂子是个欲望很强烈的女人,真难为她了,我哥是个天阉,男女之间的事不是不可以做,但是估计根本做不了多少,这让她这个二十来岁的少妇如何忍受得了?

刚才,她偷看了张龙和文君办事,肯定受到很大的刺激了吧?

或许经过这件事后,她会不会就答应了我妈借种的提议?

之后无事,傍晚时分我和嫂子老妈三人才从地里回家。

吃过晚饭,老妈看了我一眼道:“慧琳啊,下午小斌在地里也干了活,出了一身汗,待会你和他一起去洗个澡吧!”

“啊,我和小斌一起洗?”嫂子惊道,目光在我和老妈的脸上来回扫了一圈。

我妈一脸自然的道:“一起洗怎么了?小斌是个傻子,他知道什么?你有什么害羞的?而且他以前洗澡都是我帮忙的,今天我腰扭了,行动不便,你就帮他搓下背就好了。”

我一听,乐了,真是亲妈,这摆明了是在给我们创造条件啊!

讲真的,自从中午听了老妈和嫂子在房间里的对话后,我就期待着嫂子的身子了。既然我哥都同意了,我还有什么顾虑的,只要嫂子愿意,我随时提枪上阵。

我在一旁埋头吃饭,假装听不懂她们二人的对话,只是眼角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嫂子的表情变化。

“不行!”嫂子一脸坚毅的拒绝道:“小斌已经长大了,跟我这个嫂子一起洗澡算怎么回事?传出去我还怎么见人?”

我妈看了我一眼,然后脸色一变,声音竟然有些哽咽了。“慧琳,你是不是觉得妈不懂理?亮儿已经这样了,小斌就是我们家最后的独苗,你不同意借种妈是理解的,但是现在我腰扭了,你就不能帮妈一下吗?”老妈说完,真的伸手在眼角擦了几滴泪珠。

我暗暗好笑,没看出来,我妈还是个戏精。

嫂子显然被我妈唬住了,脸上神色变换一阵,最后只好犹豫道:“那好吧,既然妈你不方便,那我就带着小斌一起洗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今天把黄鳝放下面好爽|真人女性性器全图

老李最近天天睡不着觉,和疯了一样,做梦都想要把邻居的小美给睡了。“小美,能不能让宝宝吃下你的奶?”儿子儿媳去了城里打工,几个月大的孙子哭闹不止,老李硬着头皮敲响了隔壁邻居赵小美

2020-02-25

乖腿张开疼你好湿|停电我被同桌干坏事

浴室内水雾弥漫,把玻璃门都打湿了。女人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一双眼魅惑得像狐狸精似的,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我。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就被她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我还没来得及说话,

2020-02-25

粉色床上双马尾|承受他强烈的撞击

王小帅第一次见到妙妙的时候是在广东东莞的一间会所小包间里,妙妙看着不过三十出头,身上虽然穿着比较宽松的T恤,但可能是因为大量出汗的缘故,那白色的T恤成半透明的颜色,尽管灯光有些

2020-02-25

不好一夜不拔出来是什么感觉|男朋友整夜在里面不出来

妻子和程亮进了一家餐厅,田丽看他们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说想去旁边的店里试试衣服。我看这边妻子和程亮暂时还不会走远,就答应了田丽,陪她进了店面。“老公,你觉得这件怎么样?”田丽习惯

2020-02-25

撞开了宫口高H|做到你合不拢腿为止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再用力些吧。”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远房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正想着,

2020-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