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吻一边娇喘|他的分身恶意向上一顶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白鹭到的时候胖妞还没到,健身房这个时间段没有什么人,都是一些教练在这里,最近健身房里招过来了不少的小助理,考虑到白鹭是健身房里为数不多的私人教练,所以也给她配了一个,这个女孩子今年也就是二十二岁,


白鹭到的时候胖妞还没到,健身房这个时间段没有什么人,都是一些教练在这里,最近健身房里招过来了不少的小助理,考虑到白鹭是健身房里为数不多的私人教练,所以也给她配了一个,这个女孩子今年也就是二十二岁,身材娇小,十分聪明,叫做苏苏。

苏苏老早就来了,看见白鹭立刻贴上来:

“白姐姐,你来啦!”

白鹭点了点头,把包给了苏苏,苏苏给她放好了包之后又屁颠屁颠的跟上来:

“白姐姐的客人,今天练什么啊?”

苏苏这小女孩十分的好学,而且很勤快,左一个白姐姐右一个白姐姐,她平时做什么训练苏苏也跟着做,苏苏长的不是十分的漂亮,脸蛋上有一些小雀斑,黑色的头发扎起来,还戴着一副眼镜,有点胖乎乎的。

但是苏苏嘴巴很甜,总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白鹭,白鹭心中也十分的受用,有懂的的地方都会告诉给苏苏知道,现在苏苏也掌握了一些小技巧了。

“今天练臀,你也跟着一起来练吧,回头我给你拉伸一下。”

白鹭招呼了一声苏苏,苏苏忙不迭的点头,跟着白鹭先做了热身,然后就去练臀。

这健身房是连锁的,这边的负责人是个快四十岁的男人,要说健身房里都是一些俊男靓女,这经理就一点都不像应该在健身房里出现的人。

陈经理长的也算是高,但是很瘦,要不是五官看着有那么一点顺眼,还真的会让人感觉到是个贼眉鼠眼。

可能是因为很瘦的,所以穿着西装也显得松松垮垮的,不是那么好看。这边的健身房尽头有两个办公室,一个是陈经理的办公室,另外一个就是员工的休息室了。

陈经理的办公室装的是那种单向玻璃,他能从里面看到外面的情况,但是别人没办法从外面看进来。

 

陈经理经常在屋子里面看外面训练的女人,其他男的他多一眼都不想看。有几分姿色的来这里训练的都会穿很性感的衣服,包裹着傲人的上围,底下则是勒紧的健美裤,陈经理眯着眼睛就能看到勾勒,光是看着都感觉血脉喷张。

陈经理最喜欢看的还是白鹭,白鹭身材特别好,又因为生了小孩儿,所以那双非常圆润,无时无刻都带着少妇的馨香的。

陈经理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一来就是看白鹭在外面撅着训练,二来就是搜集关于健身房的小电影。

看着里面的女优和一个或者几个肌肉男在卷腹或者深蹲器材底下做,大汗淋漓的样子,就让陈经理浑身发热,他兴奋的想要把白鹭压在瑜伽垫上,然后伸出手来。

陈经理想到这里又忍不住了,拉开了自己的裤拉链,他的桌子椅子都比较靠墙,所以就算是光着下方,有人进来也不会看到他这幅光景。

他点开了一个健身房的视频,看着在更衣室里面搞起来的两个人,肌肉男握住了女优的腰肢,贴着穿着健身裤的女优,不断……

陈经理邪念加深了不少,他一定要和白鹭做一次才甘心!

白鹭哪儿知道陈经理在办公室里想着这一些?此时她还在外面继续做训练,全然不知道有一只恶狼已经看上了她。

白鹭心中对老公十分的生气,所以训练完了产后妈妈之后还不回去,打算等健身房关门了才回去的。

健身房十点半关门,这个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她自己又去做了一下训练,其他上完课的人陆陆续续的已经都走了,这个时候,陈经理忽然叫了一声:

“白鹭,你进来一下。”

白鹭刚刚做完一组训练,听见陈经理叫她,虽然不知道叫她干什么,但是还是跟着一块进了去,白鹭走进去时候陈经理就把门给关上了,白鹭这个时候还一头雾水。

“经理,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最近有个兼职,不知道你做不做?就做一个星期,但能得到不少钱的。”

陈经理这样说道。

白鹭最近还真是挺穷的,方志明的钱都拿去翻修房子了,她想买个香水都不行,听见陈经理这样说,白鹭肯定很开心:

“可以啊!是什么兼职啊?”

“喔,是这样的,健身房这几天要开展一个跳健身操活动,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这里不是肌肉男就是学徒,女教练太少了,没几个上的台面的,只有你是比较资深的女教练,想让你领个头,时间是六点到七点,你有个学生是八点的对吧?所以应该没有影响的。”

陈经理涩眯眯的看着白鹭,身上浴火难耐,他最近搞到了几个“药片”,这种“药片”接触到人的后颈就会很快融化,然后散发出一种甜味,吸进去之后就会浴火难耐。

“那好啊,这周大概能有多少啊?”

“你教学生是二百一节课,这个一个小时算你三百吧,一周七天就两千一了,你看行吗?”

陈经理悄悄的把那药片拿了出来。

“好!”

有钱不赚怎么可能?白鹭立刻点头。

“对了,你过来,给你看一下这个跳操视频。”

陈经理说完朝着白鹭招招手,白鹭上前去,两个人靠的很近,陈经理趁机拍了一下白鹭的肩膀,白鹭虽然有些不太自在,但还是没有挣扎。

陈经理没有把手放下来,而是点开了视频,这个时候白鹭闻到了一股子甜滋滋的味道,猛的吸进去两口,就觉得身体渐渐的发热了起来,奇怪了,是刚才训练得太过了吗?

白鹭这样想着,摇晃了一下脑袋,有些昏沉,就在这个时候,本来还十分正经的跳操顿时变成了两个肌肉男压住了那个女教练。

女教练嘴里叫着雅蠛蝶,然后被肌肉男压在了舞台上脱掉了衣服,两个硕大跳了出来,被其中一个握住了

另外一个也不甘示弱,挺了一下自己的腰杆子,把那塞进去,女教练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这会儿却享受了起来。

陈经理觉得差不多了,看着那近在咫尺的饱满,一把握住了,白鹭只觉得浑身如同过了电一般,浑身发颤,她仰着头娇喘了一声,舒服得不行。

此时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只觉得好舒服。

白鹭从前就混迹各大夜店物色器大活好的男人,她有很多男朋友都是从那些夜场里面找到的,只是都不算太长久,后来遇见了现在的老公方志明,白鹭也觉得已经玩够了应该收手了,然后就嫁给了他。

当然方志明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的灯就是了,方志明以前长的挺帅气,而且又舍得给女人花钱,不然白鹭怎么可能会和他结婚?

只是这些情趣之类的东西到了这个年龄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现在让方志明逢年过节给白鹭送一枝花,他可能都会说不如买个西蓝花。

白鹭知道自己铁定是中招儿了,想要挣扎,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她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发现一点力都使不上了。

陈经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放她走,要知道陈经理已经垂涎了她的美色好长一段时间了。

“陈经理,你干什么呀?”

白鹭这个时候还有那么一些理智,张开樱桃小口询问着说,察觉到了那巴掌隔着衣服贴着自己,她身子也忍不住的跟着发颤了起来。

“哎哟,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是想给你看跳操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你说怎么办啊?”

陈经理贴的很近的询问着说,白鹭知道陈经理肯定是涩胆包天了,当下就想要拒绝,只是自己的身体又因为药物的缘故酥软成了一团,要不是锻炼的多了这会儿很有可能已经软倒在了陈经理的身上了。

陈经理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要知道白鹭这样的尤物他已经是垂涎良久了,每次从单向玻璃往外面看,就能看见白鹭的那对和臀,光是看一眼就感觉再也没有办法承受得住,他喘着粗气,今天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这个女人长得还真是太涩情了,看看这胸,看看这臀,本来就是勾引人了的,现在更是不得了了!

陈经理想着白鹭这个女人就是的故意的来健身房当教练的,到时候很有可能还会勾引那些男学生出去开房也说不定。

这样的女人的骨子里面不就是放浪的吗?还不如先让他尝尝鲜呢!

陈经理这样一想,就觉得自己做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错误,当下便把人拉扯了过来,白鹭本来就站不稳了,这会儿跌坐在了陈经理的腿上,陈经理是很瘦,可那却很大。这会儿已经完全兴奋了起来,鼓鼓囔囔的抵在白鹭身上。

健身裤薄薄的布料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抵挡得住,陈经理趁机用虽然很瘦但是十分有力量的双腿把白鹭撑开,白鹭被迫无奈,顿时门户大开。

虽然还穿着健美裤,可是隔着裤子感觉到了触感,让白鹭浑身发颤,白鹭脑袋都是“嗡嗡”的发热的,她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着说:

“陈经理,你不可以这样做的……”

“你说什么呢?是你突然软在我身上了,白鹭,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了?我给你看看?”

陈经理说完,把手伸进了白鹭的衣服里面,顺着摸着白鹭那马甲线,美好的触感让陈经理忍不住的喘着粗气,他沉下了一双眼睛来:

“这里是不是生病了呀?”

陈经理的手一路朝着上面去,手指贴在白鹭的衣内衣边上,滑溜一下就塞进去了,一手握住,还没等陈经理开始呢,就已经起来了。

陈经理咬着牙说:

“瘙货!还装什么矜持!你是不是来感觉了?”

白鹭紧紧的贴着陈经理的西装裤,只觉得越发的空虚起来,她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液,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缘故,她感觉格外的空虚,迫切的想要某些来填满她。

白鹭被陈经理的手揉的娇喘连连,面红耳赤,尽管白鹭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这种陌生的刺激还是让她觉得分外的带感。

“反正我已经吃了药了,这不是我要背叛志明,是陈经理卑鄙无耻想要和我做的,我怎么可能是一个男人的对手?”

她在心中这样和自己开脱,于是在陈经理一把抓住她穿在健美裤里面的那一件类似于丁字裤的内裤,一把拉住,正好卡在了她之间,她只觉得一种电流一般的舒服在一瞬间席卷而来。

白鹭迷离着双眼,沉浸在是舒服之中,陈经理看见白鹭一幅任人宰割的样子,不禁冷笑了一声,

“我本来就知道你不是什么贞洁女人了!天天穿的那么瘙就是给男人看的吧?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觉得好空荡啊?痒不痒啊?”

白鹭被陈经理的荤话弄的面红耳赤,她想要增加快乐,可是陈经理根本就不给她这样的机会。反而越发变本加厉的折磨白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撕衣服腿张开多男一女|肉文np乳汁从头肉到尾

“为今之计,我们千万不能让她走啊,帮中无人能满足她,拖住他一晚也许大哥回来就可以搞定了!”老二气喘吁吁的说道。这时候那黑衣女子一面整理这衣服一面走了出来,眼中满是鄙视之色“这五

2020-02-17

攻留在受身体里睡觉的文|快点太想要你的大东西了

“老公,你快去卫生间洗一下吧。”苏冷韵想到周锐还藏在衣柜里,需要马上把李林弄开。李林应了一声,转身就到卫生间,啪,关上了门,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周锐推开柜门,走了出来,显得他

2020-02-17

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塞到我下面不许拿出来

刘红则扯了扯警察,急哄哄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他就是那个逃走的共犯!”但警察摇了摇头,示意她先看完。就当林家母女三人以为杨轩也要参与其中时,视频里播放的,却是杨轩将李昌跟

2020-02-17

军少太粗太大太长拨出去好痛|第 章小萝莉含巨龙

程晃不由被这俩人的倒打一耙气笑了,淡然道:“我说了,莫桑钻和钻石是可以用仪器鉴定出来的,谁真谁假,找人一验便知!”“好!验就验!”许浪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意

2020-02-17

真空坐地铁|后座没位置坐腿上H

饭菜才刚刚吃到一半,已经有不少人喝的酒意朦胧了,有一些点子多的,就开始建议大家响起音乐,集体跳个小舞、玩个游戏什么的。这么一说,大部分的人都想起来孙柔就是从小学舞蹈的,便一起开

2020-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