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王爷在书房的各种姿势|一晚三次还想要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田瑶咬了咬嘴唇,显得有些不忿,说道:“她怎么能这样?狗蛋的情况她又不是不知道,我看她分明就是想刁难我们叔嫂!” 张雪梅安慰道:“好啦好啦,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那个母老虎的,再说……你要去了她家,万一


田瑶咬了咬嘴唇,显得有些不忿,说道:“她怎么能这样?狗蛋的情况她又不是不知道,我看她分明就是想刁难我们叔嫂!”

张雪梅安慰道:“好啦好啦,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那个母老虎的,再说……你要去了她家,万一撞上了赵大猛,待会李春娥又得到处嚷嚷着你勾搭她家男人了……”

田瑶被张雪梅这么一说,顿时满肚子的委屈。

明明是赵大猛一直纠缠着自己,到头来大家却都只说她不守妇道,勾搭野男人。

田瑶越想越是委屈,鼻头一酸,顿时伏在好姐妹的怀里,泪珠子吧啦吧啦的掉了下来,哭着说道:“呜呜……雪梅姐,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张雪梅也被田瑶的情绪感染了,一想到自己也是年纪轻轻嫁给了陈二柱,结果还没享受幸福生活,就守了寡,一时也无比心酸。

一时间,两个女人都抱在了一起哭诉着。

而此时的赵狗蛋已经提着酒菜来到了赵大猛的家门口。

赵狗蛋和田瑶住的虽然偏僻,但也离村里其他住户并不远。整个山头村也就百十来户人家,而且都坐落在玉峰山脚,串门也很方便。

 

可是赵狗蛋一来到赵大猛的门外时,顿时就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这大白天的,怎么还关着门呢?

在赵狗蛋以为赵大猛家里没人的时候,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对男女的对话。

“呀!死鬼……你着什么急啊!快去看看门把严实了没有,万一让人看见了可咋办?”

“哎呀,放心好了!我来的时候都看了,每一个人,这时辰大伙都出去干活去了,快点的……我等不及了!”

“啊嗯……别……轻点……哦!”

赵狗蛋早就不傻了,这声音一听就知道分明是一对狗男女在干那事啊!

女的是李春娥,可男的声音根本不是赵大猛的,那会是谁?

赵狗蛋刚想转身离开的脚顿时停了下来。

心说这李春娥还真是个荡妇,这大白天的竟然都敢在家里勾搭野男人了!

这要是让赵大猛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拿把刀砍死这两个狗男女。

赵狗蛋心思也活泛了,他要让嫂子过上好日子,可不能一直装傻充愣下去,可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把本该属于自家的田产拿回来才行!

现在正好撞上了李春娥和野男人偷情,那可是个劲爆消息。

赵狗蛋一把脱了鞋子,四下看了一眼,悄摸摸的走到了门外的窗沿上,抬头往里一瞧。

好家伙!

此时两个浑身赤条条的男女正伏在饭桌上呢。

男的背对着门外,赵狗蛋也看不到正脸,只感觉背影有点熟悉,想不出是谁。

可李春娥那美艳动人的熟妇脸,赵狗蛋可还是认识的。

一想到这张脸昨天还朝着自己抛媚眼,结果今天就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求欢了,赵狗蛋心里还有一点不是滋味。

可仔细一看,这他娘的男的哼哧了半天,还是没啥反应?!

女人一看半响都没动静,顿时也急红了眼,喘着气说道:“我说孙德才,你到底行不行啊?每次都弄得老娘兴致起来了,你就焉了吧唧的!”

男人一听李春娥竟然鄙视自己,顿时一把将女人的身子转了过去。

顿时间,女人胸前的傲人之处压在了桌子上,形成了一道诱人的弧度。

啪!

孙德才一巴掌拍在女人身子上,红着脖子说道:“我弄死你个臭娘们!敢说大爷我不行!”

女人嫩白的肌肤上挨了一巴掌,顿时显露出鲜红的五个掌印,可嘴上却忍不住的喊了一声:“啊!打我……再打我……”

窗外,亲眼见证着这一幕活春宫的赵狗蛋早就有了反应了。

好家伙……原来李春娥这女人竟然好这口?

赵狗蛋看到男人一直没啥动静,手上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女人的腰部上,惹得女人一阵轻哼连连。

最让赵狗蛋惊讶的还是这个男人竟然是村里的会计,孙德才!

生产队队长的老婆和村会计勾搭在一起……

赵狗蛋感觉这里面的信息量好大。

不过眼下赵狗蛋却是在想,该不该冲进去撞破两人的好事。

反正自己在他们眼中也就是个傻子……

正在这时,房里的男人突然发出一阵兴奋的呼喝声:“哈哈哈……再叫几句,我好了……好了!你越叫我越兴奋!快叫!”

女人也是身子一阵,身子更是摇摆个不停,嘴里叫着:“啊!快来……!”

可就在男人正打算办正事的时候……

砰!

一道剧烈的响声,大门竟然被人撞开了!

赵狗蛋一手提着酒菜,喘着粗气,一拳砸在了男人的后脑勺上,说道:“坏人!放开春娥婶,不许你,欺负她。”

孙德才感觉脑门子一黑,差点就要晕过去了。

自己这是好不容易可以了,正要办事,却又被人打断,连转身看清闯进来的人是谁都没来得及,后脑勺就直接挨了一拳。

孙德才有点心虚,要是来人是赵大猛的话,估计他这时候就该凉了。

趴在桌上的李春娥也赶忙转过身,一把抓过地上的衣服盖在身上,目瞪口呆的看着闯进来的人。

李春娥张着嘴说道:“赵狗蛋!怎么是你?”

孙德才这才揉着头转过身来,一看坏了自己好事的竟然是村里的傻子赵狗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孙德才一把揪住赵狗蛋的衣领,凶狠狠的说道:“蠢狗子,你他妈活腻歪了是吧!敢打我!”

赵狗蛋身子连动都没动一下,他从小就被刘老汉拿来当实验品,吃了无数的中草药,他这些年就像是一个药罐子,吸收了无数宝贵药材的精华。

更重要的是,刘老汉在世的时候,还教他打过一套拳。

其实也不算是刻意的教他,刘老汉有每天打拳的习惯,和刘老汉一起生活久了,赵狗蛋也就有样学样的打。

他那时候虽然傻,但是照猫画虎的动作还是会的。

反正只知道每次吃了草药,打完拳之后浑身就热乎乎的,大冬天的不穿衣服都可以上山放牛,甚至每天都下河洗澡,身体就像个火炉一样。

孙德才还不到一米七的身材,四十几岁的身子像是被掏空了的树干一样,哪里是赵狗蛋的对手?

但是赵狗蛋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得装傻……

赵狗蛋一下子弱了气势,装作小孩子害怕挨打的模样说道:“春娥婶叫,我就进来,不许你……欺负她!”

李春娥很快反应过来了,因为她看到了赵狗蛋手上拿着的酒菜。

而且一听到这个傻狗蛋竟然是因为害怕自己被欺负,这才撞门进来的,心里一时竟有些感动。

李春娥推了一把孙德才,没好气的说道:“孙德才,咋不见你刚才这么能耐!狗蛋是个傻子,你和他计较什么……”

孙德才一看李春娥又拿他不行来说事,顿时也有些恼火,咬着嘴说道:“他妈的要不是这傻子,我现在早让你哭爹喊娘了!”

李春娥穿好了衣服,说道:“行了行了!你快走吧,今天这事就先算了,老娘都没兴致了!你再不走,大猛回来了,我可要赖你非礼我了啊!”

一说到赵大猛,孙德才脸色顿时变了。

现在他可是在给赵大猛戴绿帽子呢,要是真让赵大猛知道了,以他那性子,估计真得拿把刀追到村会计室砍了自己。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好事就这么黄了,孙德才还是很不甘心。

只见孙德才狠狠的点了点赵狗蛋的额头,说道:“蠢狗子,你等着!早晚我要弄死你,再弄你家的那个黑寡妇!”

说罢,孙德才穿好了裤子走了出去。

在孙德才转身的那一刹那,他并没有看到赵狗蛋眼中迸射的凶芒。

“这个孙德才,竟然敢打田瑶嫂子的主意!”赵狗蛋心里已经开始想着怎么弄这个村会计了。

任何敢欺负田瑶嫂子的人,他都不会轻易放过。

李春娥见孙德才走了,这才走到门边,将门扶了起来。

赵狗蛋又恢复了痴傻的模样,目光盯着李春娥说道:“春娥婶,门,坏了,赔,赔。”

说着,赵狗蛋又将手上的腊肉和酒朝李春娥递了过去。

可女人现在的心思哪里在门上?

从赵狗蛋闯进来之后,李春娥的目光就被傻男人身下的本钱吸引了。

李春娥接过东西,放在桌上,然后一把抱住了赵狗蛋,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说道:“傻狗蛋……你刚才是不是在门外偷看了?”

赵狗蛋心中一惊,心说自己装傻,难道被李春娥看出来了?

不过从李春娥的眼神中,赵狗蛋并没有看到那种惊讶。

赵狗蛋痴傻的笑着,说道:“撒尿……狗蛋撒尿。”

李春娥顿时明白了,赵狗蛋是因为憋了尿,才会这么鼓胀的。

要不是知道赵狗蛋已经傻了十三年,而且村里刘老汉也束手无策的话,李春娥甚至都怀疑这个傻子是不是真的不傻了。

因为这个傻子现在知道想女人了!

李春娥媚笑一声,拉着赵狗蛋往茅房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咯咯……你个傻狗蛋!来吧,婶子带你去茅房撒尿……”

赵狗蛋整张脸都涨红无比,不断的喘着粗气。

因为此刻李春娥的小手,竟然是拉着自己那!

赵狗蛋涨红着脸说道:“春娥婶,难受……狗蛋难受,要撒尿。”

李春娥媚眼如丝,刚才和孙德才勾起的渴望,这一下又被撩拨起来了,让得李春娥感觉心口都烧了起来。

女人娇笑着说道:“好嘛……快点,婶子帮你!你可说了要好好赔婶子的……”

赵狗蛋脸红脖子粗,终于一路忍到了茅房里。

农村乡下的茅房,就是几块木板架着,然后里面有个镂空的洞而已。

李春娥领着赵狗蛋一进入臭气哄哄的茅房,却没有转身离开。

赵狗蛋原本还没有那么强烈的尿意,可现在一看到茅房的洞,顿时尿意上涌,下身又有了反应。

李春娥的小手,顿时一震,俏脸一红,说道:“坏家伙……这么调皮!”

说完,另一只手就在赵狗蛋的裤腰带上一拉。

啪嗒!

还没等李春娥从满脸的震撼中反应过来,一股尿液如同水龙头一样喷射而出!

哗哗!

伴随着急匆匆的水声,一些甚至溅到了李春娥的脸上。

可现在赵狗蛋管不了那么多了,哗哗的尿液如同长龙出海,一股脑释放了出去。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赵狗蛋才心满意足的提起了裤子。

赵狗蛋一转头,发现身旁的女人竟然满脸痴迷的看着自己,顿时傻笑道:“嘿嘿,春娥婶,我撒完了……”

李春娥伸出小手,抹了一把脸上被溅射的尿液,伏身在男人肩膀上,说道:“傻狗蛋……你这回可得好好赔一赔婶子才行!你看……你都把婶子的脸弄脏了……

赵狗蛋听到李春娥这么说,故意皱着眉问道:“春娥婶,我赔你了,腊肉,还有酒,我赔了。”

李春娥一听这傻狗蛋竟然还知道讨价还价了,也觉得和一个傻子调情没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引导他,告诉他该怎么做就好了。

李春娥一把将赵狗蛋的手抓着,然后压在自己身上。

赵狗蛋下意识的一缩手,连忙又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个傻子,不能表现的太反常。

感受着手心触感,赵狗蛋知道李春娥里面根本没穿内衣。

李春娥媚笑着说道:“春娥婶才不稀罕你那点腊肉和酒呢,春娥婶要你好好赔我!”

说着,李春娥的手就伸向了赵狗蛋身下。

赵狗蛋涨红着脸,想要退一步,却发现茅房空间太小,容下两个人已经是很挤了,根本退无可退。

赵狗蛋被压在李春娥身上的手下意识的动了动,痴痴的说道:“春娥婶,怎么……怎么赔?”

李春娥舔了舔嘴唇,一下吻在了赵狗蛋的脸上,说道:“别急,婶子好好教你!”

说完,李春娥干脆把自己身上的衬衫扣子解开来,顿时间,春光暴露在空气中。

散发着熟女的气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撕衣服腿张开多男一女|肉文np乳汁从头肉到尾

“为今之计,我们千万不能让她走啊,帮中无人能满足她,拖住他一晚也许大哥回来就可以搞定了!”老二气喘吁吁的说道。这时候那黑衣女子一面整理这衣服一面走了出来,眼中满是鄙视之色“这五

2020-02-17

攻留在受身体里睡觉的文|快点太想要你的大东西了

“老公,你快去卫生间洗一下吧。”苏冷韵想到周锐还藏在衣柜里,需要马上把李林弄开。李林应了一声,转身就到卫生间,啪,关上了门,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周锐推开柜门,走了出来,显得他

2020-02-17

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塞到我下面不许拿出来

刘红则扯了扯警察,急哄哄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他就是那个逃走的共犯!”但警察摇了摇头,示意她先看完。就当林家母女三人以为杨轩也要参与其中时,视频里播放的,却是杨轩将李昌跟

2020-02-17

军少太粗太大太长拨出去好痛|第 章小萝莉含巨龙

程晃不由被这俩人的倒打一耙气笑了,淡然道:“我说了,莫桑钻和钻石是可以用仪器鉴定出来的,谁真谁假,找人一验便知!”“好!验就验!”许浪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意

2020-02-17

真空坐地铁|后座没位置坐腿上H

饭菜才刚刚吃到一半,已经有不少人喝的酒意朦胧了,有一些点子多的,就开始建议大家响起音乐,集体跳个小舞、玩个游戏什么的。这么一说,大部分的人都想起来孙柔就是从小学舞蹈的,便一起开

2020-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