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哼一声挺身进入了她_嫁给军官折腾死你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这女人着实能睡,足足让他等了一大早上才慵懒的出来,可对于陈二狗而言,能够见到她这个模样,就算是三天三夜,他也是愿意等的。 因为正是夏季,周嘉瑗身上的睡衣格外的轻薄,虽不及城里的真丝睡衣透明,


这女人着实能睡,足足让他等了一大早上才慵懒的出来,可对于陈二狗而言,能够见到她这个模样,就算是三天三夜,他也是愿意等的。

因为正是夏季,周嘉瑗身上的睡衣格外的轻薄,虽不及城里的真丝睡衣透明,但在阳光的照耀下,里面的风景还是让陈二狗一目了然。

周嘉瑗从井里打水洗脸,弯腰提水的动作格外诱人,她是背对着陈二狗的,所以一弯腰就导致下面的风景显露无疑。

陈二狗瞬间就喷了鼻血,这个女人外面穿这么薄,里面竟然还什么都没穿,那圆润挺拔的蜜桃就这么正对着陈二狗,他从小没读过几天书,视力也是出奇的好,可以说是看得很清楚明白了。

 

昨天晚上虽然也有看到,但毕竟夜深,就算月光再明亮,也不可能有现在看得清楚,以至于让他一时没有把控住,喷了鼻血。

由于陈二狗忙着去擦鼻血导致一脚踩空,脚下的石头坍塌,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周嘉瑗皱着眉头往那边看了一眼,看到了陈二狗的头顶,便知道这小子又在偷窥她,此时一个计划涌上心头。

她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也没有看见,兀自用浸了水的白布擦拭着自己的身体。

陈二狗刚刚以为她会发现自己,还想着要躲起来,没想到她不仅没有追究,还更加无所顾忌的开始擦身子。

浸了水的湿帕子从领口伸进去擦拭锁骨以及胸口,轻薄的睡衣被浸湿,显得更加透明,就这么湿哒哒的贴在衣服上……

陈二狗使劲儿的咽了一口吐沫,被这个女人撩拨得口干舌燥,身体的反应很强烈,恨不得直接翻墙过去把这个女人按在地上狠狠地疼爱一番。

突然,他看到周嘉瑗朝着他这个方向抛了一个媚眼,陈二狗惊得左顾右盼,以为自己周围还有其他人,可待反应过来她是在对自己抛媚眼的时候,周嘉瑗已经转身回了屋子里。

她刚刚是在对他抛媚眼吗?

这么说,她早就已经发现自己在偷窥她了?

而她不仅没有生气,还故意引诱自己,这是不是意味着……

她对自己也有兴趣?

这么一想,心里的渴望又被勾了起来,可周嘉瑗又怎么会对自己有这方面的兴趣呢?这一点无论他怎么想都想不通,但如果没有兴趣,为什么要引诱自己呢?

陈二狗心里就像是被小猫挠了一样,总觉得痒痒的,却又让人挠不着,着实折磨人。

“想看还不进来?”

屋里突然传出周嘉瑗的声音,陈二狗愣了几秒才知道她是在对自己说话,这么说,她是在邀请自己?

虽然很想翻过墙,踏进那道门,但陈二狗底气实在是不足,因为相比之下,他们家远远不如赵大庆家富有,而且他也才刚刚成年,什么本事都没有,周嘉瑗到底会看上他什么呢?

犹豫了许久,却没有得出答案,好几分钟之后,他依旧站在原地。

周嘉瑗似乎有些懊恼,不耐烦的说道:“你要是再不进来,我可就要关门了!”

陈二狗一惊,那么好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错过?

当即利落的翻过围墙跳进赵大庆家的小院,一阵风似的飞奔进周嘉瑗屋里。

“嫂……嫂子……你叫我啊……”

一进门就看到周嘉瑗躺在床上手杵香腮的看着他,睡衣本来就短,这样子躺着,只刚刚盖过大腿根部,修长的双腿更显诱惑,陈二狗瞄了一眼,就急忙转移视线,生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失了魂魄。

“这大白日青天的,村里的人都下田干活去了,就你一个人在我墙头上偷看,可不就是叫你吗?”

周嘉瑗直言不讳,语气里还有一些戏谑,本来偷窥就不是多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再经过她这么一说,陈二狗瞬间就红了脸。

“嫂……嫂子……我不是故意的……你……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大庆哥?”

陈二狗心里紧张,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要知道赵大庆除了对周嘉瑗比较温柔以外,对其他人可是格外火爆的,否则当初村支书张一全也不会因为忌惮赵大庆,而把周嘉瑗让给了他。

“哼,”周嘉瑗冷哼一声,笑得格外妩媚,“可你要想想,如果你自家的媳妇儿一直被别的男人偷窥,你心里该怎么想?”

“嫂……嫂子!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陈二狗吓得额头都开始流汗,按照赵大庆的性格,如果他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话,肯定会让全村人都知道,而且还要让他爹把他吊在梁子上打三天。

这样的惩罚光想想就觉得胆战心惊,所以他二话不说就认了怂。

周嘉瑗看着他,一双眸子里满是轻蔑,但因为此时陈二狗是低着头的,所以也就没看见。

也不过才一瞬间,周嘉瑗就换了一副脸色,柔柔的笑起来:“别这么紧张嘛,嫂子逗你玩的,来,过来这里坐。”

说着,周嘉瑗缓缓的坐起身,让出一块位置,招呼陈二狗坐过来。

这反转太大,陈二狗还有些承受不住,在看此时的周嘉瑗,睡衣的一边已经滑了下去,露出滑嫩的香肩,那条幽深的沟壑若隐若现,陈二狗的理智瞬间崩溃,鬼使神差的就坐了过去。

“你老实回答嫂子,你是不是喜欢我?”

周嘉瑗是城里人,见的世面多,也就不拘小节,说话也比较直接,害得毫无准备的陈二狗瞬间就红了脸。

“没……没有……”

“还不老实!”

周嘉瑗嗤笑一声,缓缓地把下滑的衣服又提起来遮住胸口的美景,假意感叹道:“唉,看来是我误会你了,那你回去吧,等晚上你大庆哥回来了,我再好好跟他说说你的事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撕衣服腿张开多男一女|肉文np乳汁从头肉到尾

“为今之计,我们千万不能让她走啊,帮中无人能满足她,拖住他一晚也许大哥回来就可以搞定了!”老二气喘吁吁的说道。这时候那黑衣女子一面整理这衣服一面走了出来,眼中满是鄙视之色“这五

2020-02-17

攻留在受身体里睡觉的文|快点太想要你的大东西了

“老公,你快去卫生间洗一下吧。”苏冷韵想到周锐还藏在衣柜里,需要马上把李林弄开。李林应了一声,转身就到卫生间,啪,关上了门,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周锐推开柜门,走了出来,显得他

2020-02-17

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塞到我下面不许拿出来

刘红则扯了扯警察,急哄哄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他就是那个逃走的共犯!”但警察摇了摇头,示意她先看完。就当林家母女三人以为杨轩也要参与其中时,视频里播放的,却是杨轩将李昌跟

2020-02-17

军少太粗太大太长拨出去好痛|第 章小萝莉含巨龙

程晃不由被这俩人的倒打一耙气笑了,淡然道:“我说了,莫桑钻和钻石是可以用仪器鉴定出来的,谁真谁假,找人一验便知!”“好!验就验!”许浪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意

2020-02-17

真空坐地铁|后座没位置坐腿上H

饭菜才刚刚吃到一半,已经有不少人喝的酒意朦胧了,有一些点子多的,就开始建议大家响起音乐,集体跳个小舞、玩个游戏什么的。这么一说,大部分的人都想起来孙柔就是从小学舞蹈的,便一起开

2020-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