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还夹那么紧总裁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车窗被摇下,从里面伸出一直夹着烟的手,接着响起了村长孙长贵的贱笑。 “别提那个死鬼,看着人高马大的,谁知道却是个废物,没几下就不行了,对了,听说乡长这几天要来视察,那块地的事情你可得尽快搞定,要不


“别提那个死鬼,看着人高马大的,谁知道却是个废物,没几下就不行了,对了,听说乡长这几天要来视察,那块地的事情你可得尽快搞定,要不然老娘以后都不理你了!”

“你放心,不就凤仪那死鬼老公的坟地嘛,好说,我已经派徐会计去她家了,孤儿寡母的,想要收拾她还不是脱脱裤子的事情!”

“徐会计那老色狼?要是那样的话凤仪那骚娘们有得爽了,我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装贞洁烈女!”

听到这里,陈波再也忍不住愤怒了。

原来村里在搞开发,刚好凤仪婶老公的坟处在开发区的正中位置,听说能解决不少钱,然后石头叔家的翠花婶估计是看上了那笔补助金,这才和村长孙长贵搞到了一起,想要把那块地巧取豪夺过来。

而孙长贵口中的徐会计,名叫徐大明,平时专门和孙长贵狼狈为奸,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亏心事。

“要不再来一次?”说到这里,孙长贵欲望再次高涨,手也控制不住的在翠花婶身上游走了起来。

“砰!”

就在村长兴致勃勃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巨响,车窗随之被砸碎。

“什么人?”孙长贵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顿时惊慌失措的问道。

“好像是陈波那混子!”翠花婶紧张的用手捂着身子。

 

“狗男女,去死吧!”陈波扔下一块石头,撒腿就跑!

“徐大明,你要是敢对凤仪婶乱来的话,看我不弄死你!”

说完话后,陈波朝着凤仪婶的家就飞快的跑了过去。

凤仪婶的家在村西头,位置比较偏。

好不容易赶到凤仪婶的家里后,陈波发现她家的大门被反锁了,里面隐隐有哭泣的声音。

“徐大明,你别乱来!”

听到这个声音,陈波愤怒的一脚踹向大门,大门应声倒地。

这也吓了陈波一跳,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了?

难道是跟脑海中的那些记忆有关?

事情紧急,陈波愣了愣就直奔凤仪婶的房间跑去。

只是往里面看了一眼,陈波的眼睛顿时就红了。

只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男子趴在凤仪婶身上,边脱凤仪婶的衣服边解自己的皮带。

而凤仪婶此刻早已衣衫半褪的仰躺在床上,露出大片雪白,双颊潮红,脸上隐隐有挣扎之色。

显然是中了迷药。

“混蛋!”陈波恨得咬牙切齿的,随手抓起一个擀面杖就冲了进去。

里面的徐会计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迎接他的却是一个擀面杖!

“砰!”

擀面杖正中徐会计的面门,他整个人被陈波一擀面杖给砸飞在地上,鼻血流了一地。

“陈……陈波,误会,误会啊,别乱来!”

徐会计也认出了陈波,顿时一惊,急忙解释道。

要知道陈波可是村里出了名的混子,体格健壮,还力大无穷,自己要是落他手里头还会有好果子吃!

“误会?我误会你麻痹!”陈波冷笑一声,还想继续打他。

“小波,我好热!”身后传来凤仪婶诱惑无比的声音。

陈波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凤仪婶不停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转眼间,已经把扣子给解开了好几颗,露出了里面的蕾丝。

徐会计也是看得一阵眼热。

“解药在哪里?”陈波一把扣住徐会计的喉咙,将他从地上拧了起来,怒发冲冠的问道。

徐会计的脸憋成了猪肝色,结结巴巴道:“这……这药是村长给我的,我没……没解药啊!”

好你个孙长贵!

陈波随手将徐会计给丢了出去,骂道:“滚!”

“这药可是外国进口的毒苍蝇,根本无药可解,我看你们怎么办,嘎嘎!”

徐会计从地上爬起来后,得意忘形的笑着跑了出去。

听到这话,陈波心里一沉。

果然,凤仪婶这时候已经把扣子给全部解开了。

那胸前的高耸彻底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看得陈波控制不住的气血喷涌。

凤仪婶实际上年级并不大,才刚到三十岁,皮肤跟小姑娘的一样的水嫩。

她整个人还上来主动搂住陈波的脖子,不停的用香唇蹭着陈波的脸。

“小波,要我!”

浓重的鼻息声响彻耳畔,再加上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刺激着他的视野,陈波差点被攻陷。

“啪!”

陈波突然重重的拍了自己一巴掌,暗自骂道:“我如果真的那样做了,还是人么?和徐会计又有什么区别?”

不可否认,凤仪婶很美,他一直对凤仪婶有那层上的想法。

可想归想,叫他趁人之外还是做不出来的。

“怎么办?怎么办?”

眼见凤仪婶的脸色越来越红,行为也越来越过分,陈波一时间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要是再这么拖下去的话,凤仪婶迟早会死掉!

等等,刚才徐会计说他给凤仪婶吃的是毒苍蝇?

想到毒苍蝇,瞬间,陈波感觉脑子一晕眩,接着脑海里的那只紫金蛤蟆的嘴微动了下,吐出了一股青色气流。

与此同时,陈波的脑海里多出了一股信息。

“化解毒苍蝇的办法,唯有用手……”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陈波一跳。

等消化完这股信息后,陈波的脸色变得古怪不已,心里甚至是觉得有些荒诞……

可看凤仪婶的情况越来越糟,最终陈波也不再迟疑,慢慢的放倒凤仪婶后,继而拉下蚊帐。

伴随着最后一声高亢的叫声,大帐停止了晃动。

衣衫整洁的陈波下了床,再次看了看安静睡着的凤仪婶,陈波擦了擦汗。

感受到手臂的酸麻,陈波不由得感叹这毒苍蝇可真厉害。

许久之后,房间里响起凤仪婶弱弱的叹息:“小波,刚才真是多亏你了!”

 

双腿间传来的酥麻之感令她止不住的羞涩和尴尬,尤其是一想到自己在陈波面前表现出那样的一面,周凤仪的脸红得都快滴出血了。

“窸窸窣窣!”

陈波还想说什么,这时候,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快点,那对狗男女就在里面,我亲眼看到的!”外面传来徐会计的声音。

陈波一惊,急忙扒在墙上隔着缝隙往外看。

只见徐会计以及村长带着村里的人往凤仪婶的家里进来了。

领头的村长孙长贵一脸正气的问道:“徐会计,你真的看见了陈波和凤仪私自苟合?”

周长贵说话的声音很大,似乎是故意说给身后的村民们听的。

“那可不,村长,他们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有悖人伦,尤其是凤仪,不守妇道,简直是丢尽了我们桃花村的脸,我建议抓到后直接将她浸猪笼!”徐会计忿忿不平的道。

在来之前他就得到了孙长贵的授意,既然周凤仪不从,那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除掉她,这样不但能避免事情败露,还能得到周凤仪家的那块地。

哪怕周凤仪当众戳穿自己给她下毒苍蝇,徐会计和孙长贵也有那个自信为自己辩证清白。

看他俩人一唱一和的,身后的村民都有些信以为真了。

见此,陈波差点没被气死,孙长贵,徐会计,你们两个不要脸的东西,自己谋害凤仪婶不成,还想赖我头上。

“凤仪婶,不好,他们带着人来了,你家还有别的出口没?”陈波急忙焦急的道。

“没了!”凤仪婶急得满头是汗,她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无意中看到了一个自己洗澡用的大木桶后,她脸色变了变,接着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旋即轻咬贝齿指着木桶说道:“小波,进去!”

“啊?”陈波看了看木桶,发现里面装了半桶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啊什么,快进去!”听到门口的声音越来越近,凤仪婶再也顾不得什么,就那么赤着身子下了床,一把就将陈波给推到了木桶里。

“噗通!”

凤仪婶也跳了进去,同时将陈波的脑袋给摁了下去。

水底下的陈波差点没喷出鼻血来,因为他清晰的看到了凤仪婶纤瘦的颈部锁骨,高耸而富有弹性的双峰。

好家伙,起码有36D吧!

陈波在心里呻吟了一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今天把黄鳝放下面好爽|真人女性性器全图

老李最近天天睡不着觉,和疯了一样,做梦都想要把邻居的小美给睡了。“小美,能不能让宝宝吃下你的奶?”儿子儿媳去了城里打工,几个月大的孙子哭闹不止,老李硬着头皮敲响了隔壁邻居赵小美

2020-02-25

乖腿张开疼你好湿|停电我被同桌干坏事

浴室内水雾弥漫,把玻璃门都打湿了。女人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一双眼魅惑得像狐狸精似的,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我。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就被她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我还没来得及说话,

2020-02-25

粉色床上双马尾|承受他强烈的撞击

王小帅第一次见到妙妙的时候是在广东东莞的一间会所小包间里,妙妙看着不过三十出头,身上虽然穿着比较宽松的T恤,但可能是因为大量出汗的缘故,那白色的T恤成半透明的颜色,尽管灯光有些

2020-02-25

不好一夜不拔出来是什么感觉|男朋友整夜在里面不出来

妻子和程亮进了一家餐厅,田丽看他们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说想去旁边的店里试试衣服。我看这边妻子和程亮暂时还不会走远,就答应了田丽,陪她进了店面。“老公,你觉得这件怎么样?”田丽习惯

2020-02-25

撞开了宫口高H|做到你合不拢腿为止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再用力些吧。”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远房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正想着,

2020-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