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待会有点疼你忍一忍|女子会所里的男招待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小李,你身上有没有带卫生纸?”林雪梅尽量用很平和的语气,但是,那牙齿打架的声音却出卖了她,李文龙知道,她肯定又是憋不住了。 “林总……我……我没带卫生纸。”李文龙小声说到,仿佛这没带卫生纸


“小李,你身上有没有带卫生纸?”林雪梅尽量用很平和的语气,但是,那牙齿打架的声音却出卖了她,李文龙知道,她肯定又是憋不住了。

“林总……我……我没带卫生纸。”李文龙小声说到,仿佛这没带卫生纸也是一个错误。

“那有没有其他的纸?”林雪梅实在是憋不住了“快停车,我……我憋不住了……”

李文龙一脚踩下刹车,猛然看到副驾驶座上有个烟盒,这不是纸吗?但是,李文龙马上否决了自己的想法,这玩意怎么可以拿来给林雪梅擦屁股用?

李文龙犹豫的同时,林雪梅也看到了副驾驶上的那烟盒,根本就没跟李文龙打招呼,下车的同时直接就给拿走了。

看着消失在雨中的林雪梅的背影,李文龙只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权当自己做了一件至高无上的好事了,谁让自己这么倒霉呢,第一次跟领导出差就遇到这样一档子事。

刚才还能看看电子书解闷,现在好了,看书的心情也没有了,只能抽支烟解解闷了,刚想伸手去拿副驾驶座上的烟,却猛然想起,烟盒已经被林雪梅给拿走了。

这回可真是百无聊赖了,放倒座椅,拧开音乐,李文龙迷上了眼睛,如此绝佳的机会,不行就眯上一觉吧!

 

这一眯不要紧,还真睡着了,等李文龙猛然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林雪梅竟然还没有回来,看看表,距离她离开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

我擦,坏了,该不是遇到坏人了吧?

李文龙急急火火的拔下车钥匙,打开门向刚才林雪梅离开的方向跑去:“林总。林总。”

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李文龙的话。

大树后面,土丘后面,李文龙急急火火的开始寻找,却哪里有林雪梅的影子?

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李文龙用力的跺跺脚,哪里还顾得上雨水已经灌满了自己的前胸后背。

“林总。林总。”李文龙边走边喊,刚刚一个转身,猛然发现自己脚下踩空了,想要转身却来不及了,一下子摔进一个土沟里。

很可悲的一件事情发生了,摔倒的同时,李文龙感觉自己抓住了一团黏糊糊的东西,回身一看,哇靠,竟然抓到了‘黄金’,而且这黄金不是别人造的,是自己的领导林雪梅制造的,因为,她正在旁边斜躺着,而且。而且那白花花的还在外面露着,只是这天公不作美,恐怕那裤子里已经灌满了雨水了吧?

终于找到了,李文龙爬起来照着地上抹了几把,看着手中的黄金消失之后,这才过去扶起林雪梅,刚刚触碰到林雪梅的身体,李文龙竟然吓得缩回了手,这样冷的天,林雪梅的身体竟然烫得吓人,重又小心翼翼的摸了下她的额头,果然在发高烧,而且根据滚烫的程度来看,估计要在三十九度之上甚至要四十度了。

高烧烧到四十度,那是要出人命的怪不得林雪梅会连裤子都来不及提上,看来是在这方便的过程中晕倒了,再加上又风吹雨淋了这么长时间,不发烧才怪。

李文龙探手抱起林雪梅,正准备给她提裤子,这才发现她手中还紧紧地攥着那个烟盒,看来这是还没有擦呢!好在烟盒外面有一层塑料纸,否则,恐怕早就被雨给淋透了。

给别人擦,尤其是给一个漂亮的女领导擦,李文龙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正准备就这样给她提上裤子算了,又想到女人大都是比较喜欢干净的,尤其又是这种事情。

这样想了想,李文龙腾出一只手拿过林雪梅手中攥着的那个烟盒,用嘴帮着去掉外面的塑料纸,又在手中揉了揉,尽量的让那粗硬的纸张变得柔软,这才扒开了林雪梅那娇@嫩的。

看到那一朵菊 花的时候,李文龙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轰的一下,一股热血忽的一下就到了鼻子口。

刚刚还在想什么时候能一睹林总这美丽的腿间,没想到这会就有机会了,只是,眼下的场景容不得李文龙多想,拿着烟盒的手伸进了缝中。

由于烟盒实在太小,李文龙只好尽量的用大力气给她擦干净一点,折过纸又用力的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烟盒太硬了,还是林雪梅那娇柔的实在没受到过这种待遇,她鼻中轻哼了一声,竟然幽幽的醒来了,看到李文龙在抱着自己,有感觉到下面传来的疼痛感,林雪梅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一把李文龙,一个把持不住,林雪梅重重的摔倒地上重又昏迷过去。

“林总。林总。您醒醒”李文龙丢掉手中的烟盒重又抱起林雪梅。

此时的林雪梅充耳不闻,没什么反应。就算是李文龙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她也只是嗯嗯了几下,并没有睁开眼睛,看样子烧得很迷糊了。

李文龙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了,如果不立即去医院,恐怕林雪梅就能出现生命意外,到那个时候,自己可真是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了。

上帝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李文龙不敢再多想了,能早一点是一点吧。用力把林雪梅的裤子一古脑的提上,也不管她舒服不舒服,然后横抱起她,爬出土沟,一路狂奔回到车子上,把林雪梅塞进后座里,李文龙发动车子向前飞驰而去。

幸好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县城,进了县城,李文龙下车拦住一人问清了县医院的位置,也不管什么红灯绿灯了,一路狂奔进了县医院,停下车子探身抱起林雪梅冲进了急诊室:“医生。医生。快。快救人。”

不知道是李文龙大声呼救的声音起了作用,还是这里医生的医德本来就这么好,医生竟然在第一时间从办公室里冲出来了,伸手摸了一下林雪梅的体温,医生面无表情的说到:“病人生命垂危,马上准备抢救,你是家属吧?先去交五千块钱急救费。”

五千块?自己去哪里弄五千块?这可是第一天上班啊!

第一天上班上天就给自己出了这么一个难题,这老天对自己也天眷顾了吧?

但是,这人命关天自己也不能不管啊:“医生,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身上没带这么多钱,就一千多块”李文龙掏出随身带的一千多块“您看能不能先救人再说,我现在就出去取钱去。”

李文龙还故意把一张建行的银行卡亮了亮,其实他心里明白的很,那上面也就几块钱。

“行,不过你得快点”医生的话让李文龙心中一阵感动,这年头,医德医风这么好的医生可是不多见了。

虽然人家说了让快点,就是这,有的人也不给你机会啊!

“谢谢!谢谢!”李文龙一个劲的鞠躬,虽然怀里的人跟自己没啥亲近关系,就冲医生刚才那句话,李文龙觉得自己这躬鞠的也值。

医生不再理会李文龙,叫上几个护士手忙脚乱的把林雪梅推进了手术室。

看一眼亮起的急救灯,李文龙转身跑出了医院。

掌声在哪里?收藏在哪里?大家快来啊!

这人生地不熟的,就算是借也没地方借去啊!

没啥好办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沈建身上了,李文龙掏出手机打通沈建的电话:“沈叔,我这边遇到了点急事,您能不能先借我点钱用?”

“你用这么多钱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撞车了?”沈建紧张的问到。

“没事沈叔,我这不是跟着林总出发了吗?林总需要办点事,结果身上没带多少钱。”李文龙只是说到这里,他觉得,沈建不会再问下去的,因为他有这方面的经验。

“需要多少?”果然,沈建直接问了数目。

“一万吧!”李文龙揣摩这这一万应该够用了,虽然自己身上没多少钱,但是林总身上肯定有,人家可是二把手的局长,出个门身上能不带个几千块吗?

“把你卡号给我,我现在就找人给你打过去”沈建很痛快的说到,他认为,肯定是林雪梅授意李文龙要这钱的,既然是领导开口了,那自己这个大管家可是要尽快的办好的,尤其是想到林雪梅还有那一层关系,他自是更不敢怠慢了。

找到一家建行,李文龙侯在那里,等到沈建的电话打过来,赶紧插卡取了钱又跑回医院。

先去交了急救费,拿上单子急急火火的来到急救室门口,正好看到打着点滴的林雪梅被护士推出来,看样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李文龙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医生,她怎么样了?”

“高烧已经控制住了,不过,她有些食物中毒,又受了风寒,而且严重脱水。现在还没有完全醒过来,需要住院治疗,你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医生,这。这能不能转院啊!”李文龙急道:“我们就是临近县里的,今天本来要去市里面出差的,没想到遇到了这么一件事,这是我的领导,我们想转回我们县里。”

“转院我没有意见,不过,如果中间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管。”医生冷冰冰的说到。

李文龙知道医生生气的原因,这样一个病人治疗下来,他能提成不少呢,如果转到别的医院里,那这到手的钱可就要进别人的腰包里了,你说他能高兴吗?

李文龙看看林雪梅,依然苍白着脸没有反应,想要征求她的意见肯定是不行了,没办法,只有自己做主了,听那医生的口气,现在的林雪梅还没有脱离危险,如果不听医生的,中间真要是出点什么事,自己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可是,这林雪梅是女的,真要是住了院,免不了要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自己一个大小伙子如果能干得了这活?就算是自己能干得了,这也男女有别啊!

“到底怎么样,你想好了没有?”医生有些不耐烦了。

“我。我们住院,我现在就去办手续”李文龙没有其他选择。

等到一切都办理完毕,坐回到床边看着林雪梅,李文龙感觉心力交瘁,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的酸痛。

摸摸林雪梅的头部,感觉没有那么烫了,又给她掖了掖被脚,李文龙感觉自己那颗心终于落回到了肚子里,轻松下来,疲惫不可抑制的向李文龙下来,眼皮一阵沉重,趴在床上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

只是,他的美梦并没有做多久,很快,他便被一声训斥给叫醒了。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这药没了也不知道叫一声。”李文龙是被来换吊瓶的护士给吵醒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肚子里传来的咕咕的叫声告诉自己,好像晚餐时间到了。

李文龙打着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胳膊刚刚举到一半,却见林雪梅睁开了眼睛,吓得李文龙又把胳膊缩了回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撕衣服腿张开多男一女|肉文np乳汁从头肉到尾

“为今之计,我们千万不能让她走啊,帮中无人能满足她,拖住他一晚也许大哥回来就可以搞定了!”老二气喘吁吁的说道。这时候那黑衣女子一面整理这衣服一面走了出来,眼中满是鄙视之色“这五

2020-02-17

攻留在受身体里睡觉的文|快点太想要你的大东西了

“老公,你快去卫生间洗一下吧。”苏冷韵想到周锐还藏在衣柜里,需要马上把李林弄开。李林应了一声,转身就到卫生间,啪,关上了门,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周锐推开柜门,走了出来,显得他

2020-02-17

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塞到我下面不许拿出来

刘红则扯了扯警察,急哄哄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他就是那个逃走的共犯!”但警察摇了摇头,示意她先看完。就当林家母女三人以为杨轩也要参与其中时,视频里播放的,却是杨轩将李昌跟

2020-02-17

军少太粗太大太长拨出去好痛|第 章小萝莉含巨龙

程晃不由被这俩人的倒打一耙气笑了,淡然道:“我说了,莫桑钻和钻石是可以用仪器鉴定出来的,谁真谁假,找人一验便知!”“好!验就验!”许浪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意

2020-02-17

真空坐地铁|后座没位置坐腿上H

饭菜才刚刚吃到一半,已经有不少人喝的酒意朦胧了,有一些点子多的,就开始建议大家响起音乐,集体跳个小舞、玩个游戏什么的。这么一说,大部分的人都想起来孙柔就是从小学舞蹈的,便一起开

2020-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