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用工具进去了——两团柔软弹出肚兜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我气着了,站起来指着他鼻子骂:“还讲不讲理了?你TM昨晚把老婆输给我了,我带回来怎么了?啊呸,不对,是你老婆非要跟我回家的。” 胡汉升显然还记得昨晚的事,他被我抢白得脸红耳赤的,嘴硬说:“我昨晚那


我气着了,站起来指着他鼻子骂:“还讲不讲理了?你TM昨晚把老婆输给我了,我带回来怎么了?啊呸,不对,是你老婆非要跟我回家的。”

胡汉升显然还记得昨晚的事,他被我抢白得脸红耳赤的,嘴硬说:“我昨晚那是喝高了,作不得数。亏你还是我朋友,我老婆要跟你回来你就真带呀?你不会把她给我送回家去?”

“哎哟我去。喝高了?那昨晚你借我的钱是不是也作不得数了?我还送你老婆回家,她一个大活人,我怎么送?给你绑回去呀?”

“那当然,我都喝高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你借给我钱干嘛?那不是坑我吗?我就是再傻也不能一万块就把老婆抵给你啊!韩潇,认识你这么长时间,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老实说,你是不是早看上我老婆了,所以才经常借钱给我?”

擦!他居然猜到了。

我死不认账:“放NM的狗屁,我是那种人吗?我又没逼着你问我借钱,是你不愿意借別人的,我肯借给你,还是我错了?你还讲不讲道理?”

“那我不管,反正你肯定是有预谋的。我老婆呢?你昨晚有没有碰她?MD,便宜都让你占了,以后別想我再还你钱,你TM就是个骗子。”

哎哟我去,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这是借机发挥,想赖掉欠我的所有账呢!没发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以前还觉得他人挺不错的,许是今天早上酒醒后突然灵光一闪想出这么个主意才来闹的,连求证我有没有碰他老婆都不愿意求证了。

我气得不行,正要骂回去,客房门“啪”的一声推开,苏春儿黑着脸出来,骂胡汉升说:“你闹够没有?你什么意思?拿我的身子给你抵债呢?胡汉升,你思想能不能別那么龌龊?我跟韩潇回来,不代表我愿意跟他睡,我TM就没跟他睡,你就认定了我给你戴绿帽了是吧?行,我以后就不回去了。一万块不够是吧?韩潇,我现在就拿自己跟你作价,以后我把我自己卖给你,他欠你的债就一笔勾销了。”

说完苏春儿压根不听胡汉升解释,通通通就出门了。

 

胡汉升其实挺怕老婆的,苏春儿那么说,他吓到了,追着出去,就没我什么事了。

我脑袋还嗡嗡的,苏春儿这话是真是假呀?要是真的,那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不就可以实现了?

我在家里傻笑了很长时间,脸疼都被我忽略了,洗脸的时候擦到伤口,疼得呲牙咧嘴的,才骂了胡汉升几句。

无意间看到衣挂上挂着条黑色镂空的女式蕾丝内内,我心里一个激灵,苏春儿刚刚出门不会是裙下空着的吧?她去上班还是干嘛去了?

我琢磨着这么长时间胡汉升也不可能再缠着她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给她拨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两声后,话筒里传出苏春儿一声“喂”,似乎还带着火气。

我小心翼翼的问她说:“嫂子,你们没吵了吧?和好了没?”

“和好个屁。叫我春儿,你再喊一声嫂子,看我还理不理你。”

额!

我弱弱的喊她一声春儿,然后说:“你在哪儿呢?上班?”

“不然呢?你究竟想说什么?你打给我不会是想做和事佬吧?姓胡的那么不要脸,你不会是还当他是你朋友吧?”

依着我一惯的作风,我当然是笑呵呵的说:“升哥也只是一时生气才会说出那样的话,等他知道我们俩什么事都没有以后,对我的态度肯定不一样。”

“少来。你昨晚偷窥我,我也摸你了,咱们能没事吗?”

我叫屈说:“春儿,你可不能陷害我。我昨晚真没偷窥,摸我那是你的事,他不能把这个算我头上吧?”

“啧!韩潇,你怂不怂呀?承认跟我有事你觉得亏是吧?还说你喜欢我呢,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呀?”

这话我可受不住,忙说:“不亏不亏,绝对是我占便宜了。我这不是担心你跟升哥嘛!所谓宁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我就是再喜欢你,那也得在乎你的感受呀!你跟升哥肯定是有感情的,事情不到不可挽回,还是不要轻言放弃的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苏春儿声音突变温柔,问我说:“你承认喜欢我了?值得吗?我都给人做了十年老婆了,人老珠黄,你喜欢我图什么呀?”

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否认就矫情了,所以我一咬呀,默认说:“值得。不管是等你十年还是二十年,都值得。你一点都不老,还跟十年前一样,像个刚出社会的小姑娘。反倒是我,这些年熬夜太多,都有小朋友管我叫大爷了。”

苏春儿噗嗤一声被我逗笑了,带着嗔意说:“你这傻大爷。”

她对待情人般的昵语让我受宠若惊,半晌说不出话,也不知道她非要我承认喜欢她是什么个意思。

“傻瓜,你打给我想干嘛?有话快点说,我等一下要忙了。”

我这才想起原意,于是问她说:“你从我家里出去,是不是直接去上班了?”

“对啊!怎么了?”

我脸颊发热的说:“我在洗澡间里发现一条女式内内,是你的吗?”

“对啊!”苏春儿说:“昨晚我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掉地上弄湿了,就没穿……嘿嘿,你是想问我有没有穿内内上班是吧?”

我:“……”

苏春儿吃吃笑道:“刚刚呀!我对面有个男同事东西掉地上,他下去捡,我故意张开腿吓他,他把头都磕破了。”

我联想到那幅画面,有点吃醋的跟她说:“我都没看过。”

苏春儿被我逗乐了,可能是引起同事注意了,她捂着话筒,我都能听到回音了,只听她小声说:“谁让你假正经,活该!”然后语气暧昧的说:“你想看我晚上给你看好不好?”

我一听,激动得不行,她的意思是还会来我家咯,我还以为她走了就不再回来呢。

“挂了挂了,领导发现了,拜拜拜拜。”

我听着话筒里的茫音傻乐,上班的路上脚步都是轻飘飘的。

一到公司我就被刘曼丽那臭女人逮着骂:“韩潇,你眼里还有没有老板?还有没有我这个设计总监?每天都迟到,你当公司是你家开的呢?”

我笑吟吟的没理她,把包往办公桌上一扔就去泡咖啡喝。

刘曼丽骂骂咧咧的找老板诉苦,我徒弟小诗跟进来撞我肩膀说:“师傅,昨晚干嘛去了?怎么叫你去玩也不去。”

我往她洞开的领口里一瞄说:“等你长大点再说,现在都没手感,怎么玩?”

小诗今年都二十二了,发育得还像初中生似的,B都不一定有。不过她身材是真好,小翘臀挺诱人的,只可惜她不喜欢穿裙子。

我总觉得臀翘的女孩穿裙子更要味道,就像苏春儿一样。

“你都不玩,它怎么会长大。”小诗跟我一样没羞没臊的。

我知道她喜欢我,不过我比较喜欢丰满的女人,又担心沾上了脱不了手,所以一直没碰她。

没多一会儿,老板打电话叫我进办公室。

他一见我就苦笑:“老韩,公司里你资历最老了,能不能给我点面子以后遵守一下规章制度?你上班老迟到总不是个事儿,为这事曼丽都找我投诉你多少回了?我又不想罚你钱,你这样我很为难的。”

我们俩是同学,他老婆还是我哥们(女的,別误会。),所以我跟他说话一点都不客气,吊儿郎当的说道:“该罚你就罚呗,我无所谓。那女人针对我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要不是因为她是你死党的妹妹,看我不削死她。你不会是想泡她吧?我可警告你,就是泡你也別让我知道,要不然我会告诉你老婆的。”

“你可別瞎说,我跟她什么事都没有。”

“没有那你让她做总监也不让我做?”

“不是跟你说了吗,她口才比你好,又是美女。女人出面跟人谈事有优势,而且你那臭脾气,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行吧!”我不想聊了,起身说:“今天我会把启鸣的策划案弄出来,回头你让她带小诗去谈吧,我就不去了,晚上有事。”想到苏春儿说让我看她那个我就兴奋,巴不得现在就天黑。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本想去接苏春儿的,想到我们这关系不清不楚的很尴尬,也不知道胡汉升有没有把她哄好,所以我就没去。

谁知一到家就见到苏春儿在炒菜,我心头一片火热,纳纳的问她说:“你怎么进来的?”

苏春儿瞥我一眼说:“门口的鞋里找的啊!你藏了枚钥匙在旧鞋里,我们家老胡还是跟你学的。”

我看着她的翘臀咽了下口水,问她说:“你真打算在我家这么耗着呀?”

“不然怎么样?你让我现在原谅胡汉升?那不可能。起码他得拿钱来赎我,他究竟欠你多少钱?我得逼着他把赌债还清了再谈其他的。他这人不是没本事,只是好赌成性,顾不上其他而已。”

确实,胡汉升挺牛逼的,他有个小小的工程队,专门跟广告公司合作,挺赚钱的,只是赚多少都赌输了,才显得有点落魄。

我讪讪说:“也没多少。”

“没多少是多少?总得有个数啊!”苏春儿逼我说。

没办法,我只好坦白说:“零零散散的借,到现在有二十多万了吧!”

“什么?二十多万?”苏春儿都惊到了:“他怎么跟你借的?平时在家也没怎么问我要钱啊!”

“男人嘛!要面子。”我说。

“那你也不能借那么多给他啊,都积累这么多了,你都没叫过他还债吗?”

我不吱声。

苏春儿看我一眼说:“是不是因为我?”她挺感动的样子。

我笑笑不说话。

苏春儿白我一眼说:“傻瓜。”完了脸红红的的跟我说说:“一会儿吃完饭让你看。”苏春儿那媚眼儿瞧得我都起来了。

她瞟我裤裆一眼,啐我说:“单身汉就是单身汉,一点都不禁诱。”

我叫屈说:“那也怪你太漂亮了。”

“油嘴滑舌。”苏春儿白我一眼。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亵玩她,靠近了对着她的翘臀下不去手,嘴欠的问她说:“你真让我看呀?那样对升哥是不是不太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今天把黄鳝放下面好爽|真人女性性器全图

老李最近天天睡不着觉,和疯了一样,做梦都想要把邻居的小美给睡了。“小美,能不能让宝宝吃下你的奶?”儿子儿媳去了城里打工,几个月大的孙子哭闹不止,老李硬着头皮敲响了隔壁邻居赵小美

2020-02-25

乖腿张开疼你好湿|停电我被同桌干坏事

浴室内水雾弥漫,把玻璃门都打湿了。女人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一双眼魅惑得像狐狸精似的,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我。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就被她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我还没来得及说话,

2020-02-25

粉色床上双马尾|承受他强烈的撞击

王小帅第一次见到妙妙的时候是在广东东莞的一间会所小包间里,妙妙看着不过三十出头,身上虽然穿着比较宽松的T恤,但可能是因为大量出汗的缘故,那白色的T恤成半透明的颜色,尽管灯光有些

2020-02-25

不好一夜不拔出来是什么感觉|男朋友整夜在里面不出来

妻子和程亮进了一家餐厅,田丽看他们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说想去旁边的店里试试衣服。我看这边妻子和程亮暂时还不会走远,就答应了田丽,陪她进了店面。“老公,你觉得这件怎么样?”田丽习惯

2020-02-25

撞开了宫口高H|做到你合不拢腿为止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再用力些吧。”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远房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正想着,

2020-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