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下面夹得我好爽|邻居小伙让我满足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坐在副驾驶的孙菁菁拿出手机接听了电话,“喂,妈,什么事?……好啦,知道了,……昨天……昨天那个没兴趣……哎,好啦,都说没感觉……后天?又相亲!?不要了吧?!……行啦,我在忙呢,你先睡吧,我很快就回


坐在副驾驶的孙菁菁拿出手机接听了电话,“喂,妈,什么事?……好啦,知道了,……昨天……昨天那个没兴趣……哎,好啦,都说没感觉……后天?又相亲!?不要了吧?!……行啦,我在忙呢,你先睡吧,我很快就回去,拜拜!”

孙菁菁急匆匆挂了电话,一脸沮丧地盯住前方。

孙菁菁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早已进入了晚婚年龄,看着周遭同龄的同学和朋友抱一个牵一个,孙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老是逼着她去相亲。

孙母刚开始给孙菁菁安排相亲,孙菁菁也不是很抗拒,但只是当任务般完成,完事了一个没感觉就把人给打发走了,可不曾料想的是,孙母居然变本加厉,发展成了现在每个星期两次以上的相亲,孙菁菁实在忍受不了,这不,孙母刚又帮她物色了一位相亲对象,叫她后天去和人家见面呢。

认识孙菁菁的人都知道,有不少爱慕追求她的男人,只是孙菁菁的霸道御姐范不是一般的人能驾驭得了的,因此局里也鲜有男人敢靠近她,都是有色心没色胆。

驾驶室内顿时一片尴尬的氛围,袁豪盯着沮丧的孙菁菁,突然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哎哟,原来美女警察还是单身呀,真可惜,如果真是没人要呢,这个嘛……我亏本点,可以考虑考虑。”

袁豪一脸不正经的说话,让其余警察都为之胆颤,敢对母夜叉这般挑逗,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这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孙菁菁掉过头,瞪大眼睛盯着袁豪,那眼神说不出的恐怖,感觉像一头随时爆发的母狮子。

“我说美女警察,我帅也不用这样盯着我啊!对了,我叫袁豪,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待会到警局盘问你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说,不用你在这里瞎闹闹!”孙菁菁强压着内心的怒火,心想今天正好逮着一个倒霉蛋出出气,回到警局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杀猪般的惨叫!

很快,警车便开回到了警局,袁豪被两名警察押解着,丢到了一间审讯室里。

不一会,孙菁菁板着张黑脸走进了审讯室,“这里没你们的事了,我一个人盘问就行了,你们都出去吧,还有,待会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进来!”

两名警察互相看了一眼,会意地点了点头,离开了审讯室。

 

这是孙菁菁对付特别犯人使用的一种惯用手段,两名警察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审讯室里面太暴力,还不如到外面清净一下。

这位不知好歹的小子,就乖乖等着享受吧!

此刻的袁豪还是一副轻松样,见孙菁菁走进了审讯室,他笑盈盈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多不好意思啊,我说美女警察,你要是真对我有什么别的想法,当面说出来不就行了,何必这么神秘。”

啪的一声,孙菁菁弓下腰,双手重重地拍在桌面上,一副就要杀人的眼神恶狠狠地盯着袁豪,使原本板着的脸看起来更添加了几分严厉。

要是别的犯人看到孙菁菁这副模样,早就吓得魂飞魄散鸡飞蛋打了,可袁豪还是一副嬉皮笑脸样。

“想不到这美女警察……生气起来还是这么美,这么诱人。”袁豪盯着孙菁菁的那身前的曲线!!!

穿制服的高挑性感美女,还真是别有一番韵味!袁豪暗暗倒吞了一口吐沫,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孙菁菁那诱人的身材。

看着袁豪那一副无赖的眼神,孙菁菁顿时怒火中烧,张开手掌就朝袁豪脸上扇过来。

袁豪正盯的入迷,突然感觉聚光灯光下一道手影闪过,袁豪脑瓜子本能的往后一歪,躲过了孙菁菁的巴掌。

一巴掌扇空,孙菁菁更加恼羞成怒,另一手掌继续扇出,还是打了个空,接连几巴掌扇空,孙菁菁径直走到袁豪身边,一副巴不得马上吃了袁豪的眼神,看那架势,估计是要出大招了。

看情况不妙,此时袁豪已经从审讯室的座椅上站了起来,但依然还是一副猪哥样,目不斜视地盯着孙菁菁的身躯。

孙菁菁看袁豪那贼溜溜的眼睛依然往自己火辣的身材上瞧,越发火大的孙菁菁,真想马上把袁豪那有色眼珠子给挖下来!

可恶!到了警局还这么放肆!今天不把你好好收拾一顿,怎么对得起我江城母夜叉的称号!

孙菁菁突然跃起,临空横扫出来,瞄准了他的胸膛而去。。

江城母夜叉的称号真不是盖的,就这凌空扫堂腿的姿势,就该给她打个九十九分,少给那一分,是因为怕她傲娇!

孙菁菁踢出腿的同时,只见袁豪不慌不忙站在原地,下一秒,袁豪身体往侧边一闪,闪出了半米远,一阵至柔至刚的力道从袁豪胸膛扫过。

袁豪倒吸了一口冷气,你妹的,好险!真是低估了她!躲慢一秒估计就是秋风扫落叶般凄惨了。

袁豪缓过神来,仍然不忙取笑一番孙菁菁道:“哎!用来踢人真可惜了,要是用来……”

还没等袁豪说完,孙菁菁凌空便又是一脚,直往袁豪肩膀劈下。

这回袁豪并没有躲闪,危急之中,袁豪伸出被拷上的双手,十指合上,手臂折成九十度的手势迎了过去。

砰的一声,孙菁菁小腿直劈到袁豪双手的臂膀上。

虽然目标是袁豪的肩膀,但总算是给了这小子一个打击,孙菁菁板着的脸顿时得意了起来。

可下一刻,令孙菁菁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袁豪身体缓缓往下一沉,如此同时,袁豪被劈中的臂膀托着孙菁菁的腿顺势往后一拉一托,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袁豪像打太极般轻柔的力道便把孙菁菁那雷凌的劈腿给化解了。

突然啊的一声,审讯室里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嚎叫。

袁豪不单把孙菁菁的劈腿给化解开了,只见孙菁菁双手触地,像僵住了般,一动也不敢动,看她一脸痛苦的表情,袁豪笑眯眯的在哪里盯着她!

袁豪盯着眼前这大美女,暗暗咽下了一口吐沫,泼辣警花,这感觉还真不错!

“混蛋!赶紧放开我!不然……啊……”孙菁菁痛苦极了,恼羞成怒地盯着袁豪,恨不得立刻就把袁豪杀了。

袁豪也不客气,一副小人得志般,夹住孙菁菁的脚踝,道:“刚才不是挺能的吗?”

“啊……”孙菁菁顿时发出一声惨呼。

“来,给爷笑一个,要是笑的我满意了,兴许我就放了你。”袁豪笑眯眯地对着孙菁菁道。

“笑你妹!赶紧放……啊……”

孙菁菁本想大喊叫门外的两名同事进来的,可一想到同事进来后,看到堂堂江城母夜叉居然被一个强jian嫌疑犯欺负成如此难堪窘迫的境况,要是传出去了,那还有什么脸面!

“别老黑着脸嘛,这么俊美的脸不笑一个多浪费资源,来,笑一个,就笑一个嘛。”袁豪继续劝道,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孙菁菁早已憋红了脸,一对眼睛杀气腾腾的盯着袁豪,但是身体的疼痛让她妥协了。

“算了!还是委屈一下吧,等他一松手,哼!我会把他打到满地找牙!”

突然,孙菁菁像是换了张脸般,冲袁豪来了个皮笑肉不笑。

我去!这变脸的绝活堪比川剧变脸啊!

妹子,汝甚叼,双亲知否?!

袁豪故作皱了皱眉,一脸正经地说道:“嗯,还不错,就是有点勉强。”

“你妹!你这不是诚心耍我吗!待会有你好看!”

孙菁菁想暴走,但是身体被袁豪禁锢着,只能松开笑脸,随即又换上了一个眉开眼笑。

“诶!这次好点了,要是能够再走点心就更好了。”袁豪认真的点评道。

孙菁菁哪里还受得了这种耻辱!

真是头可断,血可流,无赖面前决不能低头!

孙菁菁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狂躁了,换脸换的比谁都快的她,脸上满是冰霜。

此刻,孙菁菁发现袁豪有点松懈,强忍痛楚的她突然双腿往下猛地一压,摆脱袁豪的束缚,整个人往上弹了起来,不一会儿便站稳了脚跟。

“好你个臭无赖!受死吧!”孙菁菁大喝一声,抽出腰间挂着的警棍,作势冲袁豪挥打过去……

审讯室外,两名警察听着那时不时传出来的哀怨而又凄惨的呻吟声,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其中一名警察低声说道:“我去!很久没看见过头儿这么暴躁了,照这样下去,那小子会不会……”

“哎,我也正愁着呢,这回要是再像上次那样,我们也得一起受责罚呀,要不,你进去劝劝头儿?”另一名警察满脸哀怨道。

“诶我曹!怎么是我去,你干嘛不去!?头儿刚不是吩咐了,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让进去吗!?”

“我这不是怕头儿嘛,你不知道头儿发火的时候,那是多恐怖,我可不想被她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你妹的!那你还叫我去劝!”

“嘘……局长来了!赶紧给头儿通风报信!”

两名警察见局长来了,神色慌张地跺了跺脚步,走到审讯室门外便想给孙菁菁通风报信,可惜晚了。

“局……局长好!”

“你两干嘛来着,慌慌张张的,干什么亏心事了!?”

“没……没有,我们只是看见局长,有些激动而已!”

“神神秘秘的,你们孙大队长呢!?”

“孙,孙队长正在审讯室审讯犯人呢,局长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两名警察说完,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哎曹!这下子糟糕了!孙大队长再次暴打犯人的事情要是再让局长给发现,他们就真的要连带责罚了!轻则写个检讨,重则停岗,甚至丢掉这个铁饭碗也不好说……

趁局长还没发现,肯定赶紧跑啦!

“孙菁菁!你干嘛啊!还不给我停下!”局长打开审讯室的门,直眉怒目地盯着孙菁菁那暴力的一幕。

真是鸡蛋筐里放秤砣——砸啦!

审讯室里,此时的孙菁菁正高举着警棍,正要朝袁豪击打过去。

“局……局长好。”孙菁菁突然丢掉手上的警棍,惊慌失措地盯着突如其来走进来的局长。

袁豪见状,突然灵光一闪,下一刻,只见袁豪立马倒地,身体卷曲抱胸,一副痛苦的表情,道:“哎哟,美女警官,我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做,你就放过我吧……啊,我的腰好痛啊,求你别打了!”

我擦!见过碰瓷的,但还真的没见过胆敢在警局里碰瓷的!

孙菁菁正想反驳,可还没容她开口,局长便又是一顿铺天盖地般的责骂。

“好你个孙菁菁!看来你真的是无法无天了!接二连三的暴打犯人,你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是吧!还有没有规矩啊!上两个星期被你挨打的犯人,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这事才过去多久?!现在你又要再次犯错吗!而且这件事你搞清楚了吗!?我听小刘说了,这人才刚抓进来,只是嫌疑犯,你用得着这么暴力对待吗!?我说过,做什么事情之前,得要有证据!别动不动就用暴力来解决!”

两个星期前,孙菁菁带队破获了一桩强奸未遂的案件,可谓人证物证样样俱全,但是由于犯人死活不认,还当着孙菁菁的面出言不逊,孙菁菁一怒之下便将犯人暴打了一顿,打的犯人满地找牙,身体青一块紫一块的,两胳膊都断了,目前还在医院抢救。

这件事被媒体曝光之后,警局被推倒风口浪尖上,他这个局长差点被革职查办,孙菁菁也受到上级领导的责骂,局长念在孙菁菁功大于过,且犯人对警察辱骂在先,也是意思意思,出面让孙菁菁写了一份检讨,这件事便算过去了。

这下子可好,一个月不到便第二次发生同样的事件,局长一点脸面都不留,一脸严肃地责骂孙菁菁。

袁豪在一旁看着这一幕,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越看越得意,真是大快人心!

孙菁菁看着袁豪一副小人得势的样子,恶狠狠地憋了袁豪一眼,心想,别以为你可以轻松逃过这一次,只要你还在警局,就容不得你撒野!

“胡闹,真是胡闹!能不能给我长点心?!明天一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听着,别许胡来,好好审讯!”局长虎着脸,继续道。

此刻的孙菁菁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孙菁菁哪里还敢出声,低着头,站在一边默默接受局长的洗礼……

局长一番责骂完毕,便丢下孙菁菁愤然离开。

顿时,审讯室里一片沉默。

“原来你叫孙菁菁,嗯,不错不错。”袁豪站了起来,盯着孙菁菁一脸哀怨的样,甚是得意地笑了起来。

可恶,还敢这么嚣张!今天算是遇到一个滑头了!

孙菁菁回过神来,咬了咬牙,道:“刚才戏演得不错啊!要不来个假戏真做吧!”

孙菁菁说完,挥起她的超长大美腿就要向袁豪踢过去。

只见袁豪不紧不慢,也不躲闪,可下一秒,却突然张口大喊,“来人啊!警察打人了!”

你妹的!居然敢威胁我!

生怕再次被局长发现的孙菁菁,猛地收回了她的超长大美腿,一脸正色的坐回了审讯室的座椅上。

“坐下吧!现在我开始审问!”孙菁菁瞪了袁豪一眼,却又十分无奈地说道。

袁豪打了一个哈欠,随即笑眯眯地说道:“这才对嘛,咱们赶紧的,待会我还要睡觉呢。”

睡你妹!还想睡觉!好!我就让你睁不开眼睛!

孙菁菁打开审讯室里面的聚光灯,顿时刺眼的聚光灯投射到袁豪的脸上,袁豪眯着眼睛,双手举起捂在脸前。

“听着,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哎,又是那一套,我说美女警官,你以为是拍电影么!”

“你叫什么名字,年龄,性别,……”

“我叫袁豪,今年二十一岁,性别嘛,你猜?”袁豪仍然玩味地说道。

啪的一声,孙菁菁突然把记录本重重地拍在桌上,洁白的牙齿咬着薄薄的嘴唇,冲着袁豪来了一个死亡之瞪。

过了一会,孙菁菁紧绷的面色才缓和下来,嘴唇处留下了一排深深的齿印,继续道:“你和那女的什么关系?!为什么强……”

“诶诶……我说美女警官,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够乱讲啊,刚没听你们局长说吗?做什么事情之前,一定得讲究证据!那女孩我也是今天才认识的,她一天没吃饭饿得慌,还差点被人骗了,我见她可怜,就请她吃了一顿饭,那喝酒都是她自愿的,我可没逼她,而且我什么都没做哟!”

擦!这说的,像是讲故事般精彩!这瞎编的能力还真是有一手!可你骗不了我!

“还说什么都别做!我们在现场看到你衣服都已经脱掉了,还想抵赖!”

袁豪很无语,这特么的都什么逻辑!我特么的裤子都还没脱呢!

“啥?!脱掉衣服就是强奸了!?那我现在脱掉衣服了是不是就强.奸你了?”袁豪透过手缝,眯了一眼坐在对面气的涨红了脸的孙菁菁,嘴角不禁弯起了一丝弧度。

嘿嘿,这长腿大胸美女警官,要是真给我那个……嘿嘿,就单是摸一下就得爽死我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撕衣服腿张开多男一女|肉文np乳汁从头肉到尾

“为今之计,我们千万不能让她走啊,帮中无人能满足她,拖住他一晚也许大哥回来就可以搞定了!”老二气喘吁吁的说道。这时候那黑衣女子一面整理这衣服一面走了出来,眼中满是鄙视之色“这五

2020-02-17

攻留在受身体里睡觉的文|快点太想要你的大东西了

“老公,你快去卫生间洗一下吧。”苏冷韵想到周锐还藏在衣柜里,需要马上把李林弄开。李林应了一声,转身就到卫生间,啪,关上了门,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周锐推开柜门,走了出来,显得他

2020-02-17

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塞到我下面不许拿出来

刘红则扯了扯警察,急哄哄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他就是那个逃走的共犯!”但警察摇了摇头,示意她先看完。就当林家母女三人以为杨轩也要参与其中时,视频里播放的,却是杨轩将李昌跟

2020-02-17

军少太粗太大太长拨出去好痛|第 章小萝莉含巨龙

程晃不由被这俩人的倒打一耙气笑了,淡然道:“我说了,莫桑钻和钻石是可以用仪器鉴定出来的,谁真谁假,找人一验便知!”“好!验就验!”许浪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意

2020-02-17

真空坐地铁|后座没位置坐腿上H

饭菜才刚刚吃到一半,已经有不少人喝的酒意朦胧了,有一些点子多的,就开始建议大家响起音乐,集体跳个小舞、玩个游戏什么的。这么一说,大部分的人都想起来孙柔就是从小学舞蹈的,便一起开

2020-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