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全班的公厕清雅|霸道老公轻一点我痛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春儿,你这是做什么,快出去,快出去……”我手足无措,走光了,不知如何是好。 苏春儿顺手摘下围裙,发现了地上的衣衫、开裂的裤子和脏鞋,细细打量我满身的淤青。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幺蛾子了,韩哥?你


“春儿,你这是做什么,快出去,快出去……”我手足无措,走光了,不知如何是好。

苏春儿顺手摘下围裙,发现了地上的衣衫、开裂的裤子和脏鞋,细细打量我满身的淤青。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幺蛾子了,韩哥?你出去惹祸了?”苏春儿一脸严肃。

这劲儿头,有点像在审问刚犯错的自家孩子似的。

苏春儿目不转睛瞪着我。

我一脸无辜,“呃,那个,春儿,也没啥大事儿,跟客户应酬,喝大方了,气儿不顺儿,几个哥们打起来了,不用担心,都是闹着玩儿,那个,晚饭好了吗?正好我有点饿了,等我洗完,我陪大美女吃两口。”

我跟个没事人似的。

将话题往吃饭上扯,忙把屁股用浴巾裹个严实。

苏春儿这女人情商也不是盖的,也能猜出这事儿肯定和他原配老公胡汉升脱不了干系。

“是不是胡汉升TM又找你麻烦了?韩哥,你说实话,我不怪你。”苏春儿一脸心疼。

 

“也不完全是,今儿是我自找上门去了。公司有个策划案要去一家广告公司商谈,人算不如天算,没成想,那公司老板竟然不给我面子,把我晾在那儿一下午,我气急败坏上去找人,胡汉升TM不知怎的已经成了那儿的总经理,话不投机半句多,我抢了你,他鼻孔还能对我有好气儿出么,一时冲动就……”

我吞吞吐吐。

不知应不应该跟苏春儿磨叽胡汉升勾搭骚货小秘的事儿。

算了,事情够棘手的了,别再添乱为好。

苏春儿忙去卧室拿来创伤药要给我涂,其实我是乐意得不得了,我嘴硬推脱道:“春儿,我自己来,你去吃饭吧。”

苏春儿不依不饶,摸着我的肩膀娇媚地撒娇。

“介意个啥,都老夫老妻了。”当时我就受不住,半推半就接受她的柔情似水。

这是祸事变美事儿,给我和苏春儿加深感情的机会。

“胡汉升TM的真不是爷们,怎么下手这么狠,打得门牙怎么还没了两颗?”

苏春儿怜惜地摸摸我的空门牙,边涂药水边按按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

“没事,没了门牙,我可以去诊所镶两颗金的。”

都伤成这份儿上了还不忘调侃,我紧紧抓住苏春儿娇嫩白皙的手抑制不住内心的火热。

“韩哥,跟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太似的,牙都掉光了,豁牙露齿的,这回真成了说风凉话了。”

苏春儿跟我开玩笑,语气夹杂一丝心疼。

“这咋办?还能吃饭不?喝汤得了。”

“今儿不吃饭,吃你得了。”我猥琐盯着苏春儿润唇就是一口,身上一切疼痛消失殆尽。

“死色鬼,还没涂完药呢,急个啥?”苏春儿用食指顶了下我的大脑门,羞涩地转过身去拿邦迪贴。

“可是我都这样了,不行,人家要,求安慰。”我奶声奶气要苏春儿给自己安慰。

三十几岁的大老爷们变成了撒娇的孩子。

“妈呀!”

我感觉我的血管爆裂,苏春儿用膝盖狠狠蹬了我俩脚,疼得我直叫。

“让你再嘚瑟,好好养几天再说吧,老实点,别打歪主意。”苏春儿半羞半臊跟我嬉闹。

见苏春儿心疼的模样,我心里打起鼓来,如果苏春儿知晓胡汉升被我打得鼻口窜血,伤情也不容乐观,她又会作何反应,我怕她会就此不理我。

我俩洗过澡,又补了一顿夜宵,苏春儿若有所思,弱弱的问我:“韩哥,那死鬼怎么样了,被打的不只是你自己吧?”

担心的事终于来了,苏春儿还是担心胡汉升的,毕竟他们是夫妻,在一起也有十年了,能真没有感情么,这也说明苏春儿并不是个狠心肠的女人。

“我俩打了个平手,春儿,不用担心,他应该有人照顾。”我开导她。

“有人照顾,什么意思?”

苏春儿有点疑惑,她都离开胡汉升了,还有谁照顾。

“是他的小秘书,你还担心啥。”我弱弱来了一句,火上浇油。

苏春儿沉默一会儿,神情自若往我碗里猛夹菜。

一大早。

我破天荒起得老早,跟狗崽似的急急忙忙叼根油条出门上班。

“哎呦喂,太阳打西边出来啦,我们韩哥您今儿怎么出息了,身体里配备马达发动机了啊?这么早就上班,变勤快了。不是你风格啊,是谁说的自己是迟到精灵来着。”

苏春儿正穿着透视睡裙洗漱完毕从洗手间里探出头来,看我这副人模狗样嘻嘻哈哈挤眉瞪眼地调侃起来。

“早起的蛤蟆有虫吃难道没听说过吗,今天特殊,公司的案子最近比较多,迟到精灵不迟到了,呵呵。我的大美人,你乖乖再睡会,我先撩杆子了,来个香吻。”

我给了苏春儿个香吻,没提好鞋子急急下了楼。

“恐怕是早起的癞蛤蟆吧,那好吧,我会耐心等你回来哦。”苏春儿今天调休,向我摆了摆娇嫩的玉手,抛了个媚眼。

“我要是癞蛤蟆,那春儿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天鹅肉。”我回了个媚眼过去。

一进公司,臭女人刘曼丽又吊着张河马猪腰子脸瞪着我,仿佛我脸上长啥变异病菌了似的。

“咋的,你瞅啥刘曼丽?我今天可没迟到一秒钟,这回你想找茬也没门儿了吧!”

我挑了一下我那俊眉,指了指腕上的手表,得意地向刘曼丽炫耀。

今儿破天荒没迟到。

“呦喂,传说中的瞌睡大王、迟到冠军今儿这是打了鸡血啦。瞅你咋地儿,别以为你没迟到就一切安好了,还有更刺激的等着你呢。哼!瞧你那嘚瑟劲儿,等会有你好看的,等着被皇上发落吧。”

刘曼丽有所暗示,说罢,扭着俩条人妖蛇精腿得意回了她的办公室。

“TM扭啥扭,小心把大胯扭脱臼喽。”我白了那蛇精屁股一眼。

我嘚瑟着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笔记本,脚反复蹬地坐在转椅上打圈圈,屁股还没坐热乎,五秒之内又被老板的小秘书给叫去了。

这回应该不会挨批了吧,我今儿可真没来晚,批谁也不能批我这早起的蛤蟆。

我大义凛然地走进老板办公室,嘴里哼着上海滩的风情小夜曲。

同以往一样,油嘴滑舌地抻个大长颈鹿脖子跟老板搭讪套近乎,乍一看,不妙,今儿老板这脸色铁青铁青的,好像喝了青油漆给憋的,我这心里即刻有了数,今儿我得小心为妙,别捅了老虎屁股惹一身伤残,还是怂为上策。

我毕恭毕敬地敲了下门,老板一瞧是我,立马岩浆喷发暴怒。

“韩潇啊,韩潇,我昨天中午叫你去广告公司谈合作,咋谈崩了?你是不是吃饱撑着了,想练手你找我啊,你昨天给人家广告公司的胡总经理打成什么熊样了!听说昨晚上就住院了,你必须去给人家道歉,不然这替咱们公司做广告的事恐怕要泡汤了。”

“老板,不是我不给他面子,是他硬找我茬,自找的,打成那熊样了呗,那不是人的玩意儿,不打死他就不错了,还让我去赔礼道歉,白日做梦!再说,那家伙又不是没还手,他还欠我二十万呢,我这叫自卫。”

我立马指着我的淤伤和俩大板牙牙龈解释。

“老韩啊,咱又不是过街泼妇,咱这是公司,在外打拼,能忍则忍,忍一时风静浪平,退一步海阔天空,这点浅显的职场道理都不晓得,还怎么在道上混。我不管谁欠谁钱,归根结底还是你没把握好分寸,你必须给我妥当摆平这策划案,不然这次我也救不了你。”

老板放了狠话,下了最后通牒。

“那胡汉三不好合作,老板!”我强词狡辩。

“胡汉三?”老板满脸写着疑惑二字。

“哦,就是那胡总经理。”我弱弱地解释。

“我就不明白了,你俩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因为钱也不至于都弄成这田地?”老板盯着我的门牙憋着嘴嘲笑我。

“这里的猫腻你不会懂,还不是因为他……他那个……”

我刚要说出因为他老婆苏春儿,又一寻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能让公司任何人知晓此事,不然,刘曼丽那长舌妇不得生吞活剥了我。

“放心吧,老板,我自会想办法搞定这个案子。”我拍胸脯打包票,言之凿凿地夸下海口。

老板一听,转怒为安。

大河马长脸立马提拉了上去,变了脸,满意地拍着我的肩膀:“老潇,你一直是个干练的老将,我信你,我也相信这回你肯定不会掉链子。”

我灰溜溜走出老板办公室,有些丧气。

“这回没迟到也不成,TM又被老板痛骂了一顿,都是因为你,该死的胡汉升。我看,这合作这么一闹肯定要泡汤。老板又不同意我再帮他找家更合适的广告公司,总比这么耗着强,不然要被罚。”

反正,我是不想再跟那胡汉升有任何瓜葛,我怕苏春儿跟他旧情复燃,藕断丝连。

我什么案子没接过,可这启鸣策划案一时之间竟成了让我头疼的难题。

公司还指着这策划案盈利,我一个头三个大,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

叼着根烟,两眼无神地在电梯口徘徊。正巧,我的徒弟小诗迎面走过来,手里正拎着中午定的外卖向电梯这边扭着小翘屁股,高跟鞋很有节奏。我故意跟她打了个照面,给她一个长针眼的眼神,暗示她来我办公室一趟。

一盏茶功夫,小诗兴冲冲地敲开门。

“不愧是我韩潇的徒弟,还真不赖,就是聪明,有点料,一个眼神就明白我要请你来啊?我们的小美眉。”

我连忙一番夸赞,轰炸小诗。

小诗嘴角写满了得意,特意挺了挺自己胸前的飞机场凑近跟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撕衣服腿张开多男一女|肉文np乳汁从头肉到尾

“为今之计,我们千万不能让她走啊,帮中无人能满足她,拖住他一晚也许大哥回来就可以搞定了!”老二气喘吁吁的说道。这时候那黑衣女子一面整理这衣服一面走了出来,眼中满是鄙视之色“这五

2020-02-17

攻留在受身体里睡觉的文|快点太想要你的大东西了

“老公,你快去卫生间洗一下吧。”苏冷韵想到周锐还藏在衣柜里,需要马上把李林弄开。李林应了一声,转身就到卫生间,啪,关上了门,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周锐推开柜门,走了出来,显得他

2020-02-17

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塞到我下面不许拿出来

刘红则扯了扯警察,急哄哄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他就是那个逃走的共犯!”但警察摇了摇头,示意她先看完。就当林家母女三人以为杨轩也要参与其中时,视频里播放的,却是杨轩将李昌跟

2020-02-17

军少太粗太大太长拨出去好痛|第 章小萝莉含巨龙

程晃不由被这俩人的倒打一耙气笑了,淡然道:“我说了,莫桑钻和钻石是可以用仪器鉴定出来的,谁真谁假,找人一验便知!”“好!验就验!”许浪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意

2020-02-17

真空坐地铁|后座没位置坐腿上H

饭菜才刚刚吃到一半,已经有不少人喝的酒意朦胧了,有一些点子多的,就开始建议大家响起音乐,集体跳个小舞、玩个游戏什么的。这么一说,大部分的人都想起来孙柔就是从小学舞蹈的,便一起开

2020-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