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这是教室啊好痛太,芳菲脸颊红润妩媚妖娆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大姐,我真有病,求求你,求求你们家,让我离开芳菲!” “耿昊,你?你小子是有病,神经错乱的神经病!” 不论耿昊怎么说自己有病,反正秦芳华就是不信,接下来他俩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过了多久,


不论耿昊怎么说自己有病,反正秦芳华就是不信,接下来他俩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过了多久,非常可笑的一幕发生了。

秦芳华穿着吊带睡裙,午休前刚刚洗过澡当时没穿内衣,得知妹夫耿昊在家,来时匆匆根本就没考虑这些事情,现在好了,正好被炕上居高临下的耿昊看了个真真切切。

“眼睛都快掉沟里了,这像有病?”秦芳华暗自发着牢骚,虽心里有些生气,不知为何他对耿昊偏偏就是发不出来。

“大姨子不会对我有意思吧!我不眨眼的盯着看,她都不掩饰一下!”耿昊心里嘀咕着,不知不觉让他想起了美事,反正家里也没其他人,是不是该勇敢的尝试一下。

既然她妹对不起他,那就让她这个当姐的来补偿呗,顺便学习学习经验。

想到这里,耿昊就做了一个大胆动作,直接伸手抓住了秦芳华的胳膊。

事发突然,秦芳华惊呆了,同时她也被吓住了。

“昊?耿昊,你,你这是做什么?”

“姐,大姐,反正你不信我说的,我想让你见识见识!”

听到他这个想法,秦芳华恼羞成怒,本来对他有好感,直接一扫而空。

哼哼,难怪芳菲看不上他,原来他是个靠不住的好色男人,这回她就要替妹妹做主!

刚刚想到这里,还没等她推开耿昊,直接感觉整个人飞了起来。

 

不错,她没看错,更没有形容错,她的确飞起……飞到了耿昊的怀抱里。

“力气真大!果然不愧是男人!”

“咦?等等,不对呀!他,他,他这是让我见识些什么?”

“啊?不会是?救命,救命……”

耿昊不按常理出牌的疯狂举动把秦芳华吓坏了,同时她很担心他做出不可挽回的错误,慌里慌张的向外猛推耿昊,她毕竟是女人力气小,哪是耿昊的对手?

“耿昊,你究竟想怎么样?”秦芳华满脸不甘的质问道。

此时她已经被耿昊拉到炕上,整个人还被他压到身下,离婚多年未被男人这样了,这让她羞怒万分,心里随之也升腾起了异样感觉,希望耿昊尽快做些什么。

耿昊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因他整个人已被浑身发软发烫的大姨子融化了,嘴干舌燥,即便想说些什么,他都感觉有些累,非常享受现在温馨时刻。

秦芳华可不是什么涉世不深的小姑娘,通过耿昊脸上表情大约知道了些什么,急忙缓了缓情绪,柔声悦色道:“昊,小昊,大姐现在知道你……你有病,好了吧!放开大姐!”

耿昊正沉浸美好回忆,猛得听到身下传来大姨子的说话声,顿时吓了他一跳,起初他很害怕,随着他发现大姨子没有丝毫挣扎,脸颊红润妩媚妖娆,他反而有了底气。

明知秦芳华是他大姨子,他偏偏把人家拉到炕上并压在身下,事情已经做了无法挽回,既然如此,那他又何必藏着掖着他那不可告人的想法呢?

不,不行!转念一想,他摇头苦笑不堪,松开了紧抓秦芳菲的手腕,整个人向外一倒,眼眶湿润的望着天花板,伤感万分的发着呆。

事情发展越来越不好琢磨,秦芳华心里直犯嘀咕,本来她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本着她对耿昊这人的好奇心,她不仅没走,反而就躺在了耿昊的身边。

“呵呵,大姐,你这样不好吧!”耿昊双手抱头,苦笑不堪。

“臭小子!”秦芳华挥舞粉拳捶了他肩膀几下,算是为刚才之事报报仇。

耿昊动也没动,脸上笑的很开心,貌似他很享受大姨子的欺负。

“耿昊,你这个臭小子,大姨子你都敢欺负,为何如此害怕她,你媳妇秦芳菲?”

听到大姨子毫无征兆的来了这么一句,耿昊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由自主的扭过头想去看看躺在他身边的她,突然感觉有些不妥,猛然又回归原位,仰头看天暗自叹息。

虽然耿昊不理会他,一直保持沉默,秦芳菲依然继续追问。

“臭小子,你跟大姐说说,你跟我妹之间,是不是有啥协议?”

“协议?”耿昊皱眉低语,猛然扭头,表情复杂的望向了身边的秦芳华。

这是他第一次非常的认真,如此近距离的看到秦芳华本人,说实话她人长的就是漂亮,圆乎乎的脸,眼睛很大睫毛长,根本无需带什么美瞳,尤其是她眼珠非常的清澈。

三十多岁的女人,竟然拥有如此清澈美丽的眼睛,这种美丽耿昊无法抵抗。记得在大学期间,他谈的女朋友就拥有这样漂亮的大眼睛,让他几乎百看不厌。

鼻梁小巧而挺拔,嘴唇形状也很好,笑起来落出两颗小虎牙,小虎牙?呵呵,话说这又是他首次看到大姨子的这个诱人特点,真是非常吸引人诱惑人。

至于身材么?唯独两组词语就能概括:丰满,挺拔!

就在耿昊傻乎乎盯着秦芳华看的同时,她也在看她身边这位年轻帅气的妹夫。

因为某些原因,她很少回娘家,不,她早已离婚多年,现在应该说是回家。自她离婚后,一直跟女儿一起生活,只不过一直由孩子外婆在照顾,现在就在县城读初中。正是因孩子楠楠的存在,秦芳华跟家人的关系渐渐好转,否则她又岂会为妹妹婚事而操碎了心!

耿昊可是秦家招的上门女婿,职责就是为秦家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他们结婚快两年了,妹妹肚子一直没动静,起初不知何种原因,就在前不久才发现他俩竟然分居?

耿昊是男人这件事,咳咳咳,那就不说了,说句题外话,这小子不仅正常,并且还非常好色胆大,差点就把她这位大姨子给睡了!

秦芳菲可是她亲妹妹,她虽曾私奔离家多年,但是她跟妹妹一直有联系,凭她对妹妹的了解,妹妹择偶意向应该没问题,记得去年过年她姐俩还聊男人的私房话呢!

事情究竟出现在了哪里?这也正是身为大姨子的她,为何来这个家的主要原因。

她们家就姐俩,秦芳华已经让家里失望,妹妹秦芳菲可是整个家族的希望。

“对!协议!”思绪回归,秦芳华冲着耿昊非常坚决的点了点头。

“呵呵!”耿昊摇头笑了笑,爽朗回应,“大姐,这事应该问你妹妹。”

“啊?”秦芳华掩嘴惊呼,腾得坐起,目惊口呆的望向耿昊。

面对眼前这位对他不设防,貌似还是很豪放的大姨子,耿昊真是有苦难言。

整整一个下午,不论是明着还是暗着的,他已经招惹了两次大姨姐,正所谓再一再二不再三,他可不能再胡来,否则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也不知秦芳华得知了事情真相,还是感觉再留在耿昊房间有些不妥,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她就匆匆离开,望着她那黑色睡裙背影,耿昊默默发呆,目光久久没有移开大门口。

媳妇不在家,大姨子突然出现,这事让耿昊很困惑很好奇,同时还很尴尬。

现在家里的情况是这样的……

老丈人在外搞工程,丈母娘带大姨子孩子在县城读书,大姨子突然归来并来到了新家,这说明她不会回老宅,毕竟这里是新房,厨房浴室设施条件好,并且时尚新颖。

想起自己结婚的身份和成家的事实,家里毕竟来了亲戚,耿昊思绪再三,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跟媳妇秦芳菲打去了电话。

“嗯,大姐来家我知道,对了,我在县城开会,至少三天!挂了!”

接通电话,秦芳菲总共跟他说了没几句,非常不耐烦的就结束了通话。

结婚两年来这种情况虽很常见,但是听到秦芳菲这种不冷不热的语气,耿昊还是忍不住有了想摔手机的愤怒冲动,这手机毕竟是新买的,最终还是没舍得。

再说了,手机里可是存着芸芸那丫头的视频,摔了真可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撕衣服腿张开多男一女|肉文np乳汁从头肉到尾

“为今之计,我们千万不能让她走啊,帮中无人能满足她,拖住他一晚也许大哥回来就可以搞定了!”老二气喘吁吁的说道。这时候那黑衣女子一面整理这衣服一面走了出来,眼中满是鄙视之色“这五

2020-02-17

攻留在受身体里睡觉的文|快点太想要你的大东西了

“老公,你快去卫生间洗一下吧。”苏冷韵想到周锐还藏在衣柜里,需要马上把李林弄开。李林应了一声,转身就到卫生间,啪,关上了门,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周锐推开柜门,走了出来,显得他

2020-02-17

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塞到我下面不许拿出来

刘红则扯了扯警察,急哄哄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他就是那个逃走的共犯!”但警察摇了摇头,示意她先看完。就当林家母女三人以为杨轩也要参与其中时,视频里播放的,却是杨轩将李昌跟

2020-02-17

军少太粗太大太长拨出去好痛|第 章小萝莉含巨龙

程晃不由被这俩人的倒打一耙气笑了,淡然道:“我说了,莫桑钻和钻石是可以用仪器鉴定出来的,谁真谁假,找人一验便知!”“好!验就验!”许浪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意

2020-02-17

真空坐地铁|后座没位置坐腿上H

饭菜才刚刚吃到一半,已经有不少人喝的酒意朦胧了,有一些点子多的,就开始建议大家响起音乐,集体跳个小舞、玩个游戏什么的。这么一说,大部分的人都想起来孙柔就是从小学舞蹈的,便一起开

2020-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