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拔出去小畜生别射带套|被同学吸到腿软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下意识的往刘子洋这边挪了挪,不但是右胳膊,右腿和右半边的身体也是感觉到了凉意,转头又看了刘子洋一眼,刘玉婷又往刘子洋那边靠了靠,这时几乎是整个半边身体都是处于凉爽的状态了。 “这个家伙这边这么凉快


下意识的往刘子洋这边挪了挪,不但是右胳膊,右腿和右半边的身体也是感觉到了凉意,转头又看了刘子洋一眼,刘玉婷又往刘子洋那边靠了靠,这时几乎是整个半边身体都是处于凉爽的状态了。

“这个家伙这边这么凉快,哼,便宜都让他占了。”虽然两人之间还有一个拳头多的距离,刘玉婷是说什么也不往这边靠了,这个家伙是那么龌龊,在车站的时候竟然伸手摸她的屁股,要是离他近了,说不上他能干出什么事来呢。

对于刘子洋这边这么凉快,她倒是并没有多想,还以为这边有什么通风的设施。

“你要么离我近点,要么就离我远点,否则一边冷,一边热,你会得病的。”刘子洋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

刘玉婷正享受着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刘子洋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把她吓了一跳,还有一种让人戳破的尴尬。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刘玉婷狠狠的剜了刘子洋一眼,马上往左挪了挪,坚决与刘子洋保持距离。

两人的声音都不大,在怨声载道的车里面,谁也没有听到。

刘子洋摇了摇头,接着玩他的手机,这手机虽然不是特别贵的东西,只有一千多块的三星,但是对于刘子洋来说,这也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东西了,他家里的条件并不好,父母的收入都不高,要不是上了大学,他一直用的都是交话费送的手机。

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这车都堵在这里二十多分钟了,加起来前进了也没有五十米,车里的温度更高了,大家的报怨声也就更大了。

刘玉婷一直在坚持,但是这时候却已经有些吃不消了,他的头上不停的冒着汗,身上的衣服都要被汗水湿透了,而且头脑一个劲的发晕,似乎都有些中署的症状了。

“在这么下去,你非中署不可。”刘子洋有些不忍,再一次提醒了刘玉婷一句。

“中署我也乐意。”刘玉婷又瞪了刘子洋一眼,但除了眼神之外,却已经全无气势。

“你还真够犟的。”刘子洋撇了撇嘴,这样不识好歹,就算美女,他也一样不鸟,歉也道过了,忙也帮过了,刘玉婷要是再计较,他是坚决不侍候了。

刘玉婷又哼了一声,接着坚持,她才不会向一个龌龊男屈服呢,就算是热死,也决不妥协。

她的意志力确实够强,只可惜这身体终于是吃不消这车里的高温,头脑只感觉一阵眩晕,就已经倒向了刘子洋。

刘子洋可不相信刘玉婷会向他投怀送抱,虽然只是刚刚认识,却也知道这个美女的倔强,不用说,这就已经是中署了,连忙一下子扶住了刘玉婷的肩膀,身体也往刘玉婷这边挪了挪。

旁边的两个女生这时都不知道刘玉婷中署了,同样是女生,刘玉婷的漂亮让她们非常的妒嫉,看到刘玉婷突然靠向了刘子洋,都是大为惊讶,但马上就暗地里鄙视了,没想到这样一个美女,大庭广众之下,就与一个男生这般亲近,她们心里一下子就有了一种优越感,最起码她们还是自身自爱的。

在车站的时候,刘子洋摸了一下刘玉婷的屁股,对于他这样的一个小处男来说,表面上虽然不想承认,但暗地里却已经兴奋了好久了。

这时一手扶着刘玉婷的胳膊,另外一手却是因为突然,还没有来得及抬起,只能是扶住了刘玉婷的腰部往下,几乎就是臀部的地方了,两手触摸的地方,是那样的柔软,就让他像被电过了一般,神魂颠倒的大脑都已经处于空白之中了。

不过刘玉婷这时却是突然坐直了身体,而且迅速的与刘子洋保持了距离,这让刘子洋顿时有些怅然若失,另外还有些脸红,手连忙收了起来,放在了腿上。

刘玉婷虽然中署,但却并不严重,靠在刘子洋的身边,那种凉意很快就让她清醒过来了,发现自己竟然以这样一种姿势靠着刘子洋,心里又羞又窘,尤其是想到刘子洋刚才竟然是手又放到了她的臀部之侧,她又非常的愤怒,这个家伙竟然是趁人之危,再一次来占她的便宜,狠狠的瞪了刘子洋一眼,如果不是在车上,她真的要一个耳光扇过去了。

刘子洋心里这叫一个冤啊,另外还有些不爽了,自己好心的扶住了刘玉婷,她竟然还对自己这个态度,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一扭头也不再看刘玉婷。

看到刘子洋这么拽的态度,刘玉婷更恼了,“臭小子,你等着,我早晚让你好看。”不停的在心里腹诽着刘子洋。

这时终于熬过了堵车的地方,大巴车终于起了速,微风再一次吹到了车里,车里顿时一声欢呼,气氛也是变得无比热闹了起来。

不到十分钟,车子就停在了庆阳大学的门口,大家鱼贯的下了车,看着气派的学校大门,大家更是兴奋的不得了。

刘子洋也是一样,这就是自己四年要所在的大学,这就是人生最美好四年所要呆的地方,从此再也不用受高中以前那种繁重的学业压力,也不用天天受着父母的管教,真有一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轻松感觉。

行李箱打开,刘子洋过去拉出了自己的行李箱,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刘玉婷的行李箱也拿了出来,自己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女生一般计较干什么。

转头看刘玉婷还是眼色不善的看着他,刘子洋淡淡一笑,道:“走吧,不管你怎么看我,今天我不帮你的话,你自己也拿不了。”

刘玉婷张了张嘴,终于没说出拒绝的话,那箱子的重量让她实在吃不消,而一般的男生还没有刘子洋力气大。

“哼,就拿你当劳工,我也算是出一口气。”刘玉婷马上就想到了一个让自己很舒服的理由,一扬头,道:“走吧。”

刘子洋还真没想到刘玉婷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对女孩子的想法还真是想不通,干脆也不想,把两个皮箱连拖带提的跟在了刘玉婷的身后。

报名,交款,刘子洋忙了好一会,尤其是带着两个箱子,实在是麻烦的很,而刘玉婷那里却是有好多的学长们帮忙,让刘子洋心里不由暗暗腹诽,这美女到哪里都是吃香啊。

不过这刘玉婷也够呛,明明有那么多的人帮忙了,她就让别人拎着她的箱子好了,这时偏偏就让他拿着,就算她办完了入学手续,这时也在那边等着刘玉洋。

“我说你真的是把我当劳工了,你中署好歹也是我帮你的吧,你不感激我,还这么坑我,是不是太不讲究了?”拿了宿舍的钥匙,刘子洋终于想通了,对刘玉婷翻了翻白眼。

刘玉婷哼了一声,道:“那你也是没安好心,告诉你,我不揭穿你的龌龊就不错了。”

“我早跟你说过了,那是别人撞我。”

“那在车上,你摸哪呢?”刘玉婷一瞪眼睛。

“大姐,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那时倒过来,我还能想着碰你哪啊,首先想着就把你扶住好不好,算了算了,算我倒霉,你在哪个寝室,早点给你送过去,我好解脱。”

“哼,你以为我会信吗?”刘玉婷撇了撇嘴,径直向前走去。

走了几十米,刘子洋的心情就好了,因为大学里面有太多的东西让他看了,对于刚入大学的学生来说,大学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是让他忍不住要看上一眼的。

刘玉婷也是如此,这时也是东张西望的看着未来四年所在的地方。

庆阳大学确实是一个很美的学校,教学楼和寝室楼虽然很多,但都是很好的隐藏在各种树中之间,两人走在路上,看到的都是那些漂亮的园林绿化,而不是那些高楼大厦,整个学校里面都有一种苏州园林的味道。

刘玉婷早就问明了寝室的位置,刘子洋一直把刘玉婷送到了她的寝室楼里,九月三号才正式开学,这几天学校的寝室楼管理是比较松的,尤其是新生寝室,都有家长什么的来送学生,所以只要跟传达室的大妈说一声,就可以进去。

终于把刘玉婷送到了她的寝室里,她的寝室是三零四房间,里面还没有人,刘玉婷打开门之后,突然心里一惊,现在两人单独在一个房间里,这小子不会做什么坏事吧?

“我现在可以走了吧?”刘子洋把刘玉婷的箱子放下,看着刘玉婷。

刘玉婷转过头哼了一声,道:“走吧,我不会谢你的。”

看着刘玉婷有些外强中干的样子,刘子洋突然起了顽皮之心,突然一回身关上了房门。

“你要干什么?”刘玉婷马上退到了窗口,两手抱在胸前,紧张的瞪着刘子洋,让刘子洋送她回来,现在真是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嘎嘎嘎,你不是一直认为我是一个坏人吗,那我现在就坏给你看。”刘子洋坏笑着,慢慢的向刘玉婷逼近。

“你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叫了。”

“叫吧叫吧,你就算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帮你的。”刘子洋哈哈一笑。

“你……你要是敢碰我,回头我一定会报案的,到时候你下辈子就完了。”刘玉婷这时反而冷静了下来,因为长的漂亮,她的父母就害怕她遇到意外,所以也是教过她在遇到意外的时候,要如何的保护自己。

刘子洋这时却是突然撇了一下嘴,道:“算了吧,我才懒得碰你呢,我还要好好的享受我的大学生活呢,告诉你那是意外你不信,所以只能吓吓你了,如果我要真的是那种人,这时候才不会放过你呢。”

说完刘子洋就转身走了出去,吓了一下刘玉婷,心情顿时舒爽了许多。

就这么走了?

刘玉婷有些怀疑,难不成自己真的误会了这个家伙,但是一想到自己被这个家伙摸了屁股,心里又是一阵火大,自己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啊,哼,你一定是装的,一定是知道这里是女生寝室,你要是敢乱来那就完蛋了。

刘玉婷找到了理由,对于刘子洋的坏印象又认定了几分。

刘子洋出了女生寝室之后,寻到一个高年级的男生问了自己的寝室位置,那里与刘玉婷的寝室就隔了一个操场,不过这操场还真是够大,除了标准的四百米跑道之外,旁边还有两个小型的足球场,另外一边还有不下二十个篮球场。

“这就是大学,真是太爽了。”刘子洋喜欢运动,最喜欢的就是打篮球,看着篮球场都是清一色的平整水泥地面,那是相当的满意。

绕过了操场,刘子洋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寝室楼,而他的寝室也在三楼,竟然也是三零四房间,与刘玉婷的一样,还真是挺巧的。

门上贴着名单,一共四个人,刘子洋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里面也是没有人在,离开学还有五天,别人来的没有那么早。

屋里有些杂乱,地面上烟头和废纸遍布,床铺上也是乱七八糟的。

回头把房门关上,刘子洋站到了屋子正中,闭目凝神,突然伸出右手,右手食指在空中连画了几下。

一个小旋风突然凭空出现,而且诡异的在整个屋子里面转了一圈,最后突然又散去,屋里的垃圾竟然就被这股小旋风聚集到了一起,杂乱的屋子也变得异常的整洁了起来。

这自然是刘子洋搞出来的,刘子洋在一年前遇到了一个奇人,学了一个很厉害的能力,他可以布阵,现在他的能力还很弱,只能布几种简单的摆放,这种聚风阵就是他现在会的阵法之一。

而他不怕热,那也是一种阵法,不过那种阵法却是布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在身上装了一台空调,冬明夏凉。

把垃圾扫到了门外的走廊里,刘子洋挑了左边的下铺,对于他来说,上铺和下傅都是没有什么区别,回头别的室友来了,那时候大家再调整也不迟。

刘子洋带来的东西并不多,一些换洗的衣服,一双拖鞋,两双运动鞋,另外就是一个笔记本电脑了。

这电脑虽然只是普通的国产货,价钱也才两千多块,但是对于刘子洋来说,这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奢侈品,要不是上大学,家里也不会给他买的。

寝室里面除了左右两个上下铺之外,另外还有四个桌子,桌子上面还有书架,下面则是两个箱子,上面有锁扣,但却是没有锁。

生活用品刘子洋还是缺了不少的,这些都需要他自己去买,以前都是父母安排好,他从来不用管,现在就像是他自己过小日子一样,什么都要他自己去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今天把黄鳝放下面好爽|真人女性性器全图

老李最近天天睡不着觉,和疯了一样,做梦都想要把邻居的小美给睡了。“小美,能不能让宝宝吃下你的奶?”儿子儿媳去了城里打工,几个月大的孙子哭闹不止,老李硬着头皮敲响了隔壁邻居赵小美

2020-02-25

乖腿张开疼你好湿|停电我被同桌干坏事

浴室内水雾弥漫,把玻璃门都打湿了。女人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一双眼魅惑得像狐狸精似的,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我。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就被她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我还没来得及说话,

2020-02-25

粉色床上双马尾|承受他强烈的撞击

王小帅第一次见到妙妙的时候是在广东东莞的一间会所小包间里,妙妙看着不过三十出头,身上虽然穿着比较宽松的T恤,但可能是因为大量出汗的缘故,那白色的T恤成半透明的颜色,尽管灯光有些

2020-02-25

不好一夜不拔出来是什么感觉|男朋友整夜在里面不出来

妻子和程亮进了一家餐厅,田丽看他们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说想去旁边的店里试试衣服。我看这边妻子和程亮暂时还不会走远,就答应了田丽,陪她进了店面。“老公,你觉得这件怎么样?”田丽习惯

2020-02-25

撞开了宫口高H|做到你合不拢腿为止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再用力些吧。”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远房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正想着,

2020-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