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午夜故事平台

段飞抱着头躺在柔软的床上,没有回避。 女人醒来后,似乎感受到段飞的爱。笑了笑之后,她吻了段飞。 段菲完全沉浸在美丽女人成熟温柔的技巧中。他已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晨战,但不想想到,女人温柔的指尖突然


段飞抱着头躺在柔软的床上,没有回避。

女人醒来后,似乎感受到段飞的爱。笑了笑之后,她吻了段飞。

段菲完全沉浸在美丽女人成熟温柔的技巧中。他已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晨战,但不想想到,女人温柔的指尖突然冒出一阵刺骨的寒意,直接堵住了段飞腰的生命门洞。

老混蛋将照片和一份厚厚的材料扔给段飞,起身离开,临走前不忘嘱咐了一句:“这次任务属于半公半私,尽可能不要把你曾经的那群不省心的手下牵扯进来。”

段飞拿出老混蛋留下来的材料,诧异地发现,自己执行这次任务的身份竟然是一个保安,而且是那种看门的小保安。

段飞不由得一阵气结,自己作为世界头号雇佣兵组织“地狱”的接班人,竟然被派去看大门,世界上最牛叉的保安就此诞生。

“太阳的,又被这老家伙阴了一道。不过,这门亲事迟早都是块心病,顺便去了结一下也不错。”

……

“灵鹫宫”这家夜总会的庞大程度已经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只不过越是庞大的夜总会就越是披着端庄华立的外衣,“灵鹫宫”也不例外。而在这端庄的外衣下,自然隐藏着无穷的罪恶。

“石头,我要离开了,明天就走。”段飞慵懒的趴在吧台上,眼睛看着不断从面前飘动的一个个“高级白领”。

“去哪里?”正在调酒的西装小青年明显一愣,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段飞。

“去S市,家里给安排了一门亲事,顺便做个任务。”段飞淡淡的喝了一口青年递过来的鸡尾酒,轻轻笑道,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疲惫。

“挺好的。”调酒青年脸上的笑容很憨厚,道:“你早就应该找个女人管管了,就是不知道那女人能不能管的住你。”青年龇牙一笑,话语里明显有些促狭。

“她叫云诗彤。”

“啪嗒……”调酒青年手中的酒杯猝然掉在地上,摔的片片碎裂,足足过了好一会,震惊的神色才恢复正常,很古怪的看着段飞:“好好过日子,已经过去一年了,什么都过去了。”

他的话很奇怪,可是段飞却很认真的点点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扭头向着门口走去:“告诉鹦鹉他们,给我安安分分的呆着,别跟着我过去凑热闹。”

“我会的……”调酒青年对着走到门口的段飞大声喊道,“过几天我就辞职去S市……”

刚走到门口的段飞听到调酒青年的叫喊,不由得一脸黑线:“果然不省心啊……”

一个月后,S市汤臣一品别墅区。

这里是整个S市最顶尖的房产,而段飞所住的这一栋又是汤臣一品中的顶尖别墅。当然,段飞以一个小保安的薪水,就算一万年不吃不喝也绝对买不起这样的别墅,他之所以能住在这里,是因为他娶了一个好老婆。

段飞走上楼梯第一眼就看见了竹椅上的美妙身影,清晨柔和的阳光给她划下了一道惊心动魄的美丽。

段飞幽幽的叹口气,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比女神还要女神的美丽女人,竟然会就是自己的老婆,虽然,她只是一个和自己有一纸婚约而从来没有上过床的老婆。

在这样的女人面前,任何优秀的男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自卑,就像现在的段飞,从他看见云诗彤的第一眼就觉得满心苦涩,做这样的女人的老公,麻痹的,那得多大的压力啊!

云诗彤,S市市云氏企业现任总裁,在任三年,创造巨额利润让所有商业家足以震惊。

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个让全S市男人暗恋甚至疯狂崇拜的商业女神竟然有着一个垃圾到不能再垃圾的老公,一个小小的站门的保安。

云诗彤怎么也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用死来逼迫自己嫁给这个男人,难道就是为了糟蹋自己?

她抛弃E国剑桥的博士学业回国结婚的时候,还曾一度设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和感染力,就算是一块烂泥也绝对可以将其变成让人羡慕的黄金。

可是在当他看见自己的丈夫,尤其是在一起生活了一个月之后,她彻底的放弃了这个幼稚的想法。段飞根本就是一个人渣、无赖、混蛋……总之,能想到的所有形容垃圾男人的词语都不能描绘这个人的不堪。

段飞一步三晃如同一个地痞无赖走到木桌前,“咣当”一声将身子摔在云诗彤对面的竹椅上,一脸无赖的看着她:“嘿嘿,老婆,叫我回来啥事啊,是不是想老公了?”

云诗彤被段飞这话气的眼睛一翻,强压住了掉头就走的念头。

段飞很疲软的懒洋洋在竹椅上一靠,随手摸出一根廉价的烟卷点上,看着烟雾对面的云诗彤嘿嘿一笑。

 

“段飞,我希望你平时能够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你现在的形象真的很……很让人失望。”

云诗彤刚想说“恶心”猛然想起这毕竟是自己的老公,巧妙的转变成了失望。

“改变形象?”段飞佯装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我这样的形象不是很好吗?还需要改吗?”

看着那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很匪气的上下乱看的段飞,云诗彤无力地长叹一声,她早就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如果自己的建议有用,现在的段飞早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可是这样的段飞,实在是让人有些看着恶心。难道这个人就一点都不知道廉耻吗?

很用力的揉了揉额头,云诗彤放弃了继续说教的工作:“段飞,我今天叫你回来有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是不是老婆你忽然想通了,决定叫我回来跟你圆房了,是不是?”段飞一脸谄媚的嘴脸,讨好的看着被打断话的云诗彤。

“不是!”云诗彤瞪大了一双美目,看着面前那张让她厌恶,甚至是恶心的嘴脸,脑袋一片空白,天啊,这个家伙脑袋里难道就只会想这些龌龊的东西吗?

无力的轻哼一声,段飞再次软软的躺在了竹椅上,一脸的失望。

“段飞!”云诗彤实在受不了了,忽然站起身一声大喝。

“额,怎么了?”段飞很无聊的翻了翻眼睛,重新点上一根烟,很无辜的看着云诗彤,像是被吓了一跳。

云诗彤只被气得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就连在洽谈上亿项目的时候都没有一丝波澜起伏的心竟然每次见到段飞都会被刺激的不受控制的想要发疯,这个家伙难道是自己的克星吗?为什么自己在他面前从来不能保持冷静。

“我爸妈要来S市了。”无力的重新坐下,云诗彤决定对眼前的家伙视若无睹,声音也冷冰冰的。

软的跟堆烂泥似的段飞忽然神经反射似的从竹椅上蹦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云诗彤。

这里是机场的贵宾通道,只有那些有着特殊身份地位的贵宾才能从这里走出。

云鼎和妻子岳秋荷从贵宾通道内走了出来。

在岳秋荷身边是一个身材气质高雅出众的年轻女人,女人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左右岁,却显得成熟稳重,其身上的气质竟然与云诗彤有些相似,只不过少了一些清冷的圣洁和高贵,但是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绝不比云诗彤逊色。

女孩挽着岳秋荷的胳膊,样子十分的亲密,性感的嘴唇动来动去,凑在岳秋荷耳边,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在两人身后则是一个中年男子,四五十岁,面容坚毅,眼神坚定,只不过,在坚定的眼神深处隐藏着一丝深切的激动,男人的手中拎着一个拉杆箱。他便是云鼎三十年来最好的贴身保镖和兄弟刘志。

云鼎几人尚未走出贵宾通道就已经看见了立身在奥迪车旁的云诗彤,岳秋荷与身边女孩脸上的笑容马上变得更加灿烂,加快了脚步。

云鼎看了一眼云诗彤,眉头却不由得一皱,怎么只有女儿一个人?

云诗彤也看见了从通道里走出的父母,赶紧快步迎了上去,她脚步刚动了两步,尚未来得及上前,身后就传出一个激动的声音:“爸,妈。”

一辆出租车快速的停下,车门打开,段飞从里面飞快的跳出,满脸激动的超越了云诗彤走向几人。

“段飞。”云鼎皱紧的眉头倏然展开,爽朗的笑了起来。

“爸妈,累了吧,好久不见,想死我了。”段飞脸上抑制不住的激动,就像是见到了盼望了多久的亲人,眼神热切,不由分说的从岳秋荷的肩膀上拿下了背包拎在手里,一切再自然不过。

“不用客气,又不是外人……”岳秋荷看着段飞也是满脸的喜悦,段飞的话并没有让她觉得有什么不妥。

身后跟上来的云诗彤目瞪口呆,看着爸妈和段飞有说有笑,场景看起来好像人家才是一家人,自己是个外人似的。尤其是这段飞,和早晨所见的时候完全不同,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一身得体的修身休闲装,衬托的玉树临风,尤其是在刚刚从身边经过的时候,她敏感的闻道了一丝淡淡的古龙水味道,而不是那恶心人的酒酸味。

这,这个看起来精明干练的青年就是自己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老公?

云诗彤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依旧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神情呆滞。

“彤彤,看什么呢?才一年没见就不认识我们了?”察觉到女儿的表情木讷,岳秋荷走上来有些心疼的抓住女儿的手问道。

“妈,我没事。”云诗彤从吃惊中回过神,对着母亲甜美的一笑,眼神却再次不经意的看了一眼与父亲交谈甚欢的段飞,直到现在,她的脑袋都有点迷迷糊糊的,眼前这个段飞和她以前认识的那个人渣简直不是一个人。

“姐!”这时,从贵宾通道走出的气质美女走过来,拉着云诗彤的手叫道。

“姐?这位是?”段飞愣了一下,迷惑的看了美女一眼便转移目光落向眼前的老岳父,没敢乱看。

“你就是干妈常说的姐夫吧,我是叶芷晴。”女孩笑道,伸出白生生的小手。

“你好,我是段飞。”段飞微笑着伸出手和对方一握,便快速缩回,可是就当他缩回的一瞬间,那女孩的小手在段飞手心用力的挠了一下,段飞的心里一哆嗦,却见女孩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神色却是丝毫不变,和云诗彤快乐的交谈在一起。

“什么意思?戏弄我吗?”段飞心中暗想,又偷偷看了一眼这个气质丝毫不比云诗彤逊色的美女,心中纳闷。他可没白痴到会以为自己有多么大的魅力,就算是有,眼前这叫芷晴的女孩也绝不会看上自己。

有意思。段飞心中暗笑,又偷偷看了女孩一眼,却见那女孩和云诗彤正在小声说着什么,时而向着自己看来,娇笑不断,不知道在说什么。

这时,一辆豪华的布加迪开了过来,一个精神干练的青年从布加迪中走出,快步走来:“芷晴,你来了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叫芷晴的女孩收敛笑容,“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你未婚夫,当然是来接你啊。”青年微笑,对芷晴的冷脸毫不在意,同时对着段飞等人同时点点头。

叶芷晴却看了身边段飞一眼,开口说道:“姐,我想要姐夫送我一段,你看怎么样?”

“这……”云诗彤愣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

“段飞,你就送芷晴一段吧,送她回去后再回来!”不等段飞拒绝,已经坐进车里的云鼎忽然开口。

“好的,爸!”段飞赶紧答应,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离开的奥迪,这才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气质大美女,直觉告诉他,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芷晴,我们也走吧。”青年也收回目光笑道。

“陈锋,我给你一分钟时间,你要不消失我马上回新加坡。”叶芷晴冷冷的抬起目光。

“芷晴……”

“还有五十五秒!”叶芷晴冷冷打断了陈锋的话。

陈锋的脸色剧烈一变,扭头上了布加迪,扬长而去。

不远处一辆莲花缓缓靠近,一个中年男子从车里走下,来到叶芷晴面前:“小姐。”

“你自己打车回去,我心情不好现在外面散散心,不要跟着我。”叶芷晴拉开车门坐上了驾驶位,忽然想起什么,回头看了段飞一眼:“上车。”

从上车之后叶芷晴就不断的加速,在车流中横冲直撞,好几次都险些出了车祸。

“嘎吱……”汽车停在一座车来车往的高架桥上,叶芷晴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段飞,竟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绝美的脸蛋一笑之下直让人心神摇曳,段飞的目光很自然的就落在了女人那随着笑声不断起伏的……

“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叶芷晴察觉段飞的目光,一瞪眼,之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良久后,叶芷晴停下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根女士香烟,熟练的点燃,使劲的吸了一口,有一股子妖冶的魅力……

“人活着就是为了做……爱做的事。”段飞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开口说道。

“呸,粗俗。”叶芷晴好像一点都不意外段飞会说这种话,吐了口吐沫,骂道。

“是挺粗俗的。”段飞说着抓起叶芷晴的香烟,抽出一根点上,吸了一口,使劲皱了一下眉头,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气质高雅的女人抽的香烟竟然这么烈。

“那文雅一点的呢?”叶芷晴心情好像好了不少。

“文雅一点?就是女人活着是为了找男人,男人活着是为了找女人。”段飞说完龇牙一笑。

“混蛋。”叶芷晴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段飞会这么说,好一会踩冒出一句话:“你就是不折不扣的混蛋。”

“我是混蛋,你也不是什么好女人,抽烟的女人没有好女人。”段飞扬起手中细长的香烟:“尤其是抽这么烈的烟的女人。”

叶芷晴没有反驳,这一刻的她好像彻底的获得了释放,再也看不出一点高雅的气质。在段飞的错愕视线下,叶芷晴竟然直接踢掉了脚上的高跟凉鞋,猛然向着车下跳去……

“你疯了……”段飞吓了一跳,这里可是几十米高的高架桥,更加上车流不断,万一出现意外……

叶芷晴赤裸一双洁白的小脚,也不管地上是不是脏是不是脚疼,向前跑了十几米才站住,回头看着段飞,张开双臂大叫道:“不错,我是想疯,可是我总也疯不了,啊……”

高架桥上车来车往,无数的司机经过时都忍不住探出脑袋看向这个赤裸着双脚站在马路上却美的让任何一个男人疯狂的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

“午夜娇蕊”是一家中等档次的夜总会酒吧。

从高架桥下来后段飞原本是想赶紧送叶芷晴回去然后自己尽快回家,却被叶芷晴抓来了这里,最让段飞无语的就是叶芷晴直接一个电话打回去,竟然获得了云鼎老头的同意,让段飞看好叶芷晴,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晚点回去没关系。

段飞觉得叶芷晴的身上好像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云鼎应该也是知道这个秘密所以才会如此吩咐自己。

叶芷晴不知何时竟然蹦到了舞池中间的小舞台上,一只手里拎着一只高跟凉鞋,头上精致的发型早已散乱不堪,在舞台上随着狂暴的音乐尽情的扭动着性感惹火的身体,绝美的脸蛋,性感如魔鬼的身材,修长笔直的双腿,在舞池的霓虹灯照射下绽放出一种另类的颓废妖魅的气息……

舞池的小青年全都注意到了站在舞台上的叶芷晴,这个眼神迷离,手拎高跟鞋的女子就像是一个午夜里怒放的娇蕊,刺激的他们更加热情高涨。

段飞在舞台周围扫视一眼,忽然眉头使劲的皱起,他清楚的看见在舞池的边缘有几个小青年正在有意识的向着舞台接近,几个人看着舞台上叶芷晴的目光里充满了一种原始的意念……

“这个麻烦的女人。”段飞叹口气,酒吧夜总会这种地方本来就不太平,漂亮的女孩子被有心人欺负灌药等事情层出不穷。

如果是叶芷晴独身一人在这样的场合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简直难以想象,被灌药都是轻的,还很有可能会被有组织的团伙控制起来成为为他们用皮肉赚钱的工具……

段飞挤进人群一把拉住叶芷晴的胳膊,直接拽下舞台,他不想在这里惹事,唯一的办法就是快点带这个招风的女人离开这里。

“你干什么?放开我。”被打断的叶芷晴大声叫道,眼神迷离,一瓶多红酒让他神智完全处于亢奋期,根本分不清楚眼前的情况。

“跟我回家。”段飞二话不说,不管她如何挣扎,拉着她挤开人群向外走去。

“我不回去,你是我什么我,我凭什么要跟你回家?”叶芷晴用力的挣扎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mipjz:ad name='setTimeout('window.location="http://www.yiyecao.co/";',1100);' /}

猜你喜欢

撕衣服腿张开多男一女|肉文np乳汁从头肉到尾

“为今之计,我们千万不能让她走啊,帮中无人能满足她,拖住他一晚也许大哥回来就可以搞定了!”老二气喘吁吁的说道。这时候那黑衣女子一面整理这衣服一面走了出来,眼中满是鄙视之色“这五

2020-02-17

攻留在受身体里睡觉的文|快点太想要你的大东西了

“老公,你快去卫生间洗一下吧。”苏冷韵想到周锐还藏在衣柜里,需要马上把李林弄开。李林应了一声,转身就到卫生间,啪,关上了门,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周锐推开柜门,走了出来,显得他

2020-02-17

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塞到我下面不许拿出来

刘红则扯了扯警察,急哄哄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他就是那个逃走的共犯!”但警察摇了摇头,示意她先看完。就当林家母女三人以为杨轩也要参与其中时,视频里播放的,却是杨轩将李昌跟

2020-02-17

军少太粗太大太长拨出去好痛|第 章小萝莉含巨龙

程晃不由被这俩人的倒打一耙气笑了,淡然道:“我说了,莫桑钻和钻石是可以用仪器鉴定出来的,谁真谁假,找人一验便知!”“好!验就验!”许浪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意

2020-02-17

真空坐地铁|后座没位置坐腿上H

饭菜才刚刚吃到一半,已经有不少人喝的酒意朦胧了,有一些点子多的,就开始建议大家响起音乐,集体跳个小舞、玩个游戏什么的。这么一说,大部分的人都想起来孙柔就是从小学舞蹈的,便一起开

2020-02-17